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人文頻道>鶴峰印象

土家鄉音飄滿窗(0/0)

——評作家宋福祥散文集《綠葉爬滿窗》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張杰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19日 點擊數: 字號:

文字/張杰

作家宋福祥先生的散文集《綠葉爬進窗》是一部擁有獨特土家語言特色的作品,本文將分析和欣賞作品中獨具的民族語言特色。

讀這部作品,有非常非常親切的感覺,好像聽到一位親戚,用娓娓動人的口吻,跟我訴說鶴峰土家風情中的美麗故事。

這樣因親切而感人的、因熟悉而動人的,如同親戚般的感覺,就來自作者用在文字中的、無處不在的動人鄉音。

這是鶴峰土家族獨有的鄉音,為其他地區所少有。本地人一讀,就立刻能分辯出來。

比如在那篇散文《綠葉爬進窗》里:

“我在自家木屋的門前栽了一排杜仲樹秧兒”——漢人只會說樹苗,只有土家人才會說“樹秧兒”。

“腳就離開了那樹干的丫巴”—— 漢人說枝丫,只有土家人才會說“丫巴”。

“放線挖基腳的時候那排樹兒很近”——此處漢人會說“離”。

還有兒化音,雖然北京人的兒化音也很嚴重,但是土家的“兒化音”有自己獨有的特色:很多時候不是讀“兒”音,而是讀一種只有土家人才熟悉的音,類似“阿兒”濁化后念得很快得到的音感,漢語拼音里面是沒有這個發音的。

比如上文中

嘴兒里歡快地喊”

“覺得我那小蟲兒一般幼嫩的兒子懂得事理了”

“那排樹兒也就顯得孤零零的”

?“你把那排樹兒留著”

還有散文《二姐》里

“我的嘴兒也學會甜起來”

“露出白嫩的肉兒來”

“那魚兒就在我們的腿肚子上撞來撞去”

“把土魚一條一條從背簍里拿出來把藤兒插進魚鰓里”

……?? ……

以上這些 “兒”全都是不念“兒”本音的,而是發一種鶴峰土家話獨有的音,類似“阿兒”濁化后念得很快得到的音感,普通話里面是沒有這個音的。

當然也存在跟普通話一樣讀法的“兒”,類似北京話里兒化的發音,但是跟北京話 “兒化”的地方卻不同,比如《綠葉爬進窗》里

慢慢兒向前滑去”

“撲打著翅兒跳到另一顆樹上去”

再比如散文《二姐》里

“伸出幾根圓滾滾兒的腳趾頭像一排鮮嫩的蘑菇”

漢語通常都不會在這些地方兒化。而且此時音變的重點也不是兒字,而是緊挨著兒字前面的那個字。

以上兩種兒化獨獨具特色,是鶴峰土家話所獨有,但土家話中也有少部分跟北京話完全相似的兒化。

除了兒化,土家還有很多獨具特色的方言,也在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展現。

比如《二姐》這篇散文中,

“瀑布下是一個吊水潭,瀑布撞擊下來,風鼓鼓的霧噴噴的……透著一股清爽爽的靈氣”

“坡上的板栗掉在水里泡得漲鼓鼓的

“然后指揮我和幾個娃子在小水潭里一陣亂攪,把一潭清水攪得混濁濁的,那魚兒就在我們的腿肚子上撞來撞去”

“接著二姐叫我在溝里扯來一支青梗藤”

“光著腳丫站在的細草叢里”

……?? ……?

?風鼓鼓的、霧噴噴的、清爽爽的、漲鼓鼓的、混濁濁的——這些都是獨具鶴峰土家族話特色的疊字詞。

“上面懸掛瀑布的水潭(吊水潭)、小腿的肚子(腿肚子)、青藤的梗子(青梗藤)、岸邊的坡上(岸坡上)”——土家人用一個個精煉的三字詞語就概況了這些復雜詞組,體現了土家人的生活智慧。

娃子、腳丫子—— 這些是土家族獨有的昵稱。

還有上文提到過的“小蟲兒”是鶴峰土家人對兒子獨特的比喻,體現了土家人獨特的父愛情感。

以上這些豐富的土家語言特色,構成了作者獨有的語言風格。像一串獨有的清清溇水溪流,流進了清江,流進了長江,展現了鶴峰地方少數名族文學,獨有的清新特色。

而讀作家宋祥福的這部散文集《綠葉爬滿窗》,就好像是聽到一位鶴峰鄔陽關的親戚,講著一口獨特的土家鄉音,從窗外走來。

責任編輯:武陵云霧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一部日本打麻将的电视剧 重庆时时几号开始 安徽11选5大神 三分时时彩免费计划 牛牛赌博 幸运赛车app哪个好玩 秒速飞艇规律 pk10冠亚和单双 黑龙江十一选五热号 台湾五分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