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人文頻道>鶴峰印象
5秒

古風遺韻鄔陽關(0/0)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胡吉元 發布時間:2019年04月11日 點擊數: 字號:

您已經瀏覽完所有圖片

(0/0)
暫無簡介

文字/胡吉元

落日樓頭,斷鴻聲里,悲情王主尋來生。

殘陽噬血,畫戟為云,蒼生涂炭葬崖林。

生于草莽,身殞海門,嘯天節馬慰忠魂。  

斷鴻,殘陽,節馬,凝就了一個古風遺韻的名字:鄔陽關。  

鄔陽關,地處鶴峰縣城60公里的北部邊地。億萬斯年前的一場地質升降,將這個地球上方圓25平方公里的地方,規則性的圍成了崖石壁立的天然屏障,呈“Ω”形的緊緊護衛著這里一代又一代的人們。

“鄔陽關”在人們的習慣概念上,僅指鄔陽鄉政府駐地右邊長達1公里的筆立山梁,并訛稱為“罐埡”。而真正意義上的“鄔陽關”,則是長度30公里的“Ω”形天然屏障——左有上、中、下三處通道,稱之“隘口”,其中下隘口又叫豬垴關;右邊也有相應的上、中、下三處通道,稱之“關口”。隨著鄉村公路的貫通,左右的“隘”與“關”,除了罕有的巡山者偶爾經過這些地方外,基本上都荒廢殆盡了。 

鄔陽關,首見于末代土司的上奏之折

“鄔陽關”一名,最早見于官方的,是容美末代土司田旻如于雍正十一年十一月初七,呈給雍正皇帝胤禛的一份奏折。

“……據此,臣即差人于各地查實,方知盡被夷陵鎮之紅沙堡余把總,連夜差人接至鄔陽關,于十五日將土民數十余戶接出,僅除貳拾余家知情外,其余盡以刀槍威逼,男婦哭聲震天而行。臣惟慮邊員窮追,即發令差官示知,不許追趕,恐土人一入民地,則罪又在臣矣……”

按理說,作為邊關之地的鄔陽關,理當出現于容美土司的地界里了。然而,在雍正帝的“改土歸流”之前,作為雄踞一方的容美土司,卻熱衷于對地盤與人口的爭奪,極具澎漲的擴張欲望,使他們或直接侵占,或買管,或聯姻形式的曲線運動,擭取財富,拓展領地。如田舜年時,將原來只有松散鄰屬關系的五峰張氏、石梁唐氏,水燼源唐氏的世襲統治變成名符其實的容美土司統治,派出自己的子孫執政,利用吳三桂叛亂期間的混亂局面,使容美土司成為鄂西諸土司中轄區最廣、實力最強的王者。此外,他還用重金購買麻寮土司地盤,如走馬“千金坪”,先后在湖南澧州、常德,湖北宜都、枝江、荊州、武昌等地,置買田莊、房產,還向鄰近地區提出恢復土地的要求,并曾為此同巴東知縣齊祖望發生爭辯,稱“如設官復訊,恐蠻民難馴,終久必為滋事。”以此威懾巴東官員說服清朝統治者。

康熙四十六年(公元1707年),末代土司田旻如奉命從通州同知調回容美襲宣慰使職,經過宜邑(宜都)蓮花庵時,買下絕業王姓水田八石五斗,大小86塊,計35.7畝;熟地大小25塊,計10畝,堰塘3口,并立“永遠常住碑”以資紀念。此外還深人內地大量購置土地,遍及武昌、石門、澧州、常德、宜都等地。改土歸流后估價,石門田莊值銀350兩,宜都田莊值銀610兩(見《長樂縣志》)。

有關容美土司的領地擴張與軍備勢力,還有如下佐證。

《明史》載:“容美宣撫田元疏言:(崇禎十二年)六月間,谷賊(李自成、張獻忠)復叛,撫按兩臣調用土兵,臣即捐行糧戰馬,立遣士兵七千,令副長官陳一圣等將之前行。悍軍鄧維昌等憚于征調,遂于譚正賓結七十二村,鳩銀萬七千兩,賂巴東知縣蔡文升以逼民從軍之文上報,阻忠義而啟邊釁……”

《容陽世述錄》陳:“東南400里(市里,下同)至麻寮所界(本縣大隘關、茅虎坡一線);東北500里,至石梁、五峰等司連添坪(今石門市泥沙地區)、長陽漁洋關界;北600里至桃符口清江邊巴東縣界,其清江以外插入縣志者,軍陣不與焉(以軍陣隸司而糧納縣也),上自景陽、大里建始縣界,縱橫又連施州衛界;西北300里至大荒(今建始大荒)連東鄉(今宣恩長潭、椿木營地)界;西300里,自奇峰關至忠峒(今宣恩沙道溝地區)、桑植界;西南400里自朱家關(本縣之朱家山村)至淋溪(今桑植縣之淋溪河)連山羊隘(本縣走馬之山羊坪)”。

《長陽縣志·民族人口》云:“崇禎十七年(1644年)水燼土司唐鎮邦(田玄之外孫),乘亂出兵攻占了縣城龍舟坪。此后,唐氏實際控制長陽20余年。以致斯時五任知縣未能親履任所,只能駐荊州或夷陵州‘遙領縣事’。在此期間容美土司的下屬土司都有所“發展”。這時容美土司的控制地區為現今湖北省鶴峰縣、五峰縣、長陽縣的大部分地區,恩施縣、建始縣清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區,巴東縣野三關以南的大部分地區,湖南省石門縣北鄉的子良坪地區,總面積約在七千平方公里上下,比元未明初容美土司的控制區擴大了三倍,比以后改土歸流時期的容美土司的疆域擴大一倍,是容美土司轄區最廣的時期。”

由此推之,“鄔陽關”遲至末代土司田旻如提及,乃是成章之理了。然而,就是這樣的拿“關”說事,一再敷延進京日程,無疑使他很快為自己執掌一方的政權劃上了休止符——34天后,一代土王的他投繯于屏山萬全洞,滿清皇朝正式啟動了對容美土司的改土歸流。

雍正十三年,“鄔陽關”正式被定型為鶴峰州的北邊之界。?

鄔陽關,見證了腐朽皇朝的茍延聲息

戰壑縱橫,工事儼然;哨望參差,呼應成序;軍陣縝密,俯仰威儀;給養通暢,營壘完備。

作為嘉慶時期的重要戰場,走進今天的鄔陽關,恍如走進一次歷史的穿越,步入一場真正的戰爭實景。1796年,滿清皇朝下的鶴峰州,在緊奏有序的軍事調控下,對于橫空出世的首例教匪起義,設關堵卡,主動防御——在鄔陽關左邊隘口與右邊關口,各開通了3處給養通道,且均安設了一定數量的炮位。在“Ω”形圈內緩緩伸向河谷的1公里的山梁上(小地名曾家臺),也安設了5處炮位,與左邊隘口、右邊關口實現火力對接。同時,關隘的起點與終點,均布置了密集型的兵丁,以便靈活機動的實施防守、追殺和近距離肉搏,使茶寮河–咸盈河河谷與“Ω”形山梁,形成“靜可嚴守、動可追擊”的軍事防控系統。 

白蓮教起義是清代中期規模最大的一次農民戰爭。為配合朝廷圍剿此次農民起義,鶴峰州出動了全部兵防力量,宜昌府也及時派出了增援兵力。有兩首描述當時戰爭情景的古詩,可窺一斑而知全豹。一首是吏目陳泰的《官軍屯鄔陽關堵御教匪事》:

畢竟鄔陽險隘全,么麼底事竄嚴關。

書符分帛無明效,滴水開槍有秘傳。

吉甫戎車來六月,韋皋練卒出西川。

官家軍帑流星運,計日鐃歌唱凱旋。

另一首是舉人洪先燾的《鄔陽關軍中聞賊營歌聲》,詩云:

尚有投誠路,冥頑奈爾何?

釜游能幾日,猶自起高歌。

這場聲勢浩大的白蓮教起義,之所以給初登帝位的嘉慶帝當頭一棒,與乾隆后期的政治原因與社會原因密不可分。其時,除了達人級的貪官和坤及風行的“和坤跌倒,嘉慶吃飽”的民諺,還有地主富商兼并土地,貪官污吏巧取豪奪,人口急增,耕地不足等等。加之水旱相接,導致饑民日眾,“民食樹皮,草根,觀音土,死亡相踵”,到了賣妻活命的地步,百姓的反抗情緒與日激增。

嘉慶元年正月,長陽爆發了以林之華、覃佳耀為首領的白蓮教農民起義,起義浪潮很快席卷到湖北、四川、陜西、河南、甘肅五省。

《嘉慶剿白蓮教軍事史料》云:元年春,湖北邪匪滋事,延及川、陜各省,額勒登保以苗疆軍務,未之赴也至是,命由鎮筸趨襄陽,偕湖廣總督福寧剿林之華、覃佳耀二逆于長陽縣黃柏山。賊據四方臺,恃險負隅;三月,額勒登保馳至軍,攻克之。追賊至芭葉山,賊于入山之大荒口、二叉口筑卡掘濠固拒;六月,克大荒口。賊竄宣恩、建始等縣,分兵三路追捕。二年十月,始斃林之華于長陽縣之大茅田,覃佳耀仍未就擒。十一月,賊復由黃柏山回朱里寨,屢奉嚴旨申飭。十二月,賊踞歸州終報寨被擒。上以覃佳耀伙黨不過百馀,額勒登保統兵四、五千兼以鄉勇,不能立就蕩平;降三等伯爵、戴單眼花翎。三年正月,擒耀于歸州終報寨。上責其不能早竣,不但無功而且有過,褫爵、予副都統銜。

《鄂西少數民族史料輯錄》載:二十九日,賊入竄出建始縣邊界之石子路、枇杷塘,過芭葉山奔竄。奴才等覓路抄截,于三十日于金果坪、松林坪等前至陳塘坳、富家埡……

林之華(?-1797),資丘脂肪頭人。覃佳耀(1772-1798),長陽榔坪人。乾隆末年,白蓮教秘密發展到長陽,林之華、覃佳耀相繼加入。

嘉慶元年(1796年)正月十三日,林之華在脂肪頭聚眾打醮,打造兵器,一賣酒人至此,林怕事泄,殺之以祭旗,然后聚集信徒。二月初,林之華起兵于九州河,覃佳耀起兵于榔坪鳳凰山。他們“舉白旗,裹白布,揭竿嘯聚”。林之華率軍由鎖鳳灣渡過清江,進占曉峰埡、秀峰橋、三口井,與覃佳耀會合后,整訓隊伍,把起義人員分為老、中、左、右、前5營。林之華為老營掌柜,覃佳耀為中營掌柜,聲勢浩大,并改年號為“天運”。

白蓮教舉事后,清軍宜昌鎮中營邱作訓、湖南九溪營守備張鼎、巴東知縣黃應文及長陽地主鄉勇江應朝等數千人奉命“圍剿”。農歷三月二十七日,兩軍戰于榔坪渣角石時,大雨如注,清軍槍炮盡被淋濕,不能燃放,義軍趁勢出擊,斬殺邱作訓、黃應文、江應朝等,突出重圍。三月二十九日再戰,誘殺張鼎于龍潭溝。義軍連戰告捷,士氣大振。八月,義軍占領曉峰埡、資丘等軍事要地,并與鄰縣白蓮教互通信息、互相聲援。嘉慶皇帝聞訊,心急如焚,連發22道“圣諭”,從各地調兵“協剿”,將軍成德、提督文圖及四川總制福寧相繼率大軍至長陽。十月十一日,林、覃指揮義軍在資丘拆屋做木筏子,于夜間悄然渡過清江,沖殺對舞溪,翻越吳家口,殺鄉勇頭目方濱,占據黃柏山,憑借天險拒敵。

嘉慶二年,清政府改派威勇侯額勒登保率大軍進長陽。三月十三日對黃柏山發起進攻,日夜用大炮轟擊,輪番沖鋒,攻克險障燕子巖。林、覃率軍突圍而出,一路沖破清軍把守的車線棚、傅家堰、巴東野三關、建始銅古營等地。十月初六,林率軍進攻建始大矛田,中槍陣亡。覃統率義軍,繼續作戰。相繼于帽子山、夜游山、馬狐營等地與清軍激戰。十一月初一,義軍進入四川奉節縣,因江防緊嚴,又轉回巴東、建始,進入長陽,扎寨朱栗山。十二月,額勒登保部將楊遇春以重金募得勁勇300人,匍匐攀援,乘夜由山后小徑攻入,引火燒寨,又以大隊清軍猛攻腰墩巖,義軍退守失據,紛紛跳崖,數千人殉難。覃率千余人再次破圍而出,一路廝殺,經九碗河、懶板橋、九丈巖,至秭歸終報寨。十二月十六日夜,清軍分三路圍攻終報寨,義軍寡不敵眾,全軍覆沒。覃佳耀被俘,次年于北京就義。

至嘉慶九年(1804),清政府為消滅白蓮教起義,共耗費了十六省的數十萬軍隊,導致十余名提督、總兵等高級武官及副將以下400余名中級武官陣亡。據統計,清朝前后投入白銀超過兩億兩,相當國庫五年財政收入,國庫為之洗刷一空。 

鄔陽關,既目睹了滿清政府作為封建國家的茍延殘喘,也負笈了當時鶴峰州武備一方的軍事實力。《鶴峰州志》云:“教匪滋事,宜郡七屬,惟鶴邑未遭蹂躪。蓋崇山峻嶺,賊雖有險可據,而無食可搏也。惟與建始連界之冷草塘,游賊來擾,被鄉兵御卻,及林之華一股,竄踞芭葉洲,大師駐扎鄔陽關數月,城市鄉村,俱皆安堵。”

上文中的“冷草塘”即今之“燈草湖”,地處鶴峰縣鄔陽鄉鄔陽村三組之境。只是昔日的一切咸已灰飛湮滅,取而代之的是滿眼的良田和建造各異的農房。

上世紀二十年代,鄔陽關曾家臺一農田柿樹腳,出土了“嘉慶造·大將軍”大炮1門,重300公斤,成為后來“鄔陽神兵”攻打建始團防的重型利器。

建國后的上世紀70-80年代,在鄔陽關古戰場遺址的不同地點,因公路建設、橋梁建設或民生建設,相繼出土了數量多寡和大小不等的戰炮鉛彈。

此文中的“芭葉山”,即今之“八埡寨”村,地處建始縣官店鎮豬耳河畔。白蓮教義軍被清廷大軍追殺至此,圍困三月,直至彈盡糧絕。除極少數義士(其中有林之華、覃佳耀等首領)偶有逃出外,其余全部跳崖自殺或被清軍寸磔。

穿行于今天的建始縣景陽鎮至鶴峰縣鄔陽關70公里的公路,可看到“卡門”、“侯家埡”、“蒯家荒”等地名,那是清軍里的侯大人與蒯大人落戶在了那一帶。而清軍將領烏大人則戰死異鄉,他的尸骨葬在了今天長嶺的萬木叢中,辛亥革命前的清政府每年都會前往祭奠……

鄔陽關,鑄塑了東方戰神的民族之魂

《清史稿》載:“陳連升,湖北鶴峰人,由行武從征川、楚、陜教匪,湖南、廣東、逆瑤數有功,累擢增城營參將。道光十九年,破英軍于官涌,擢三江協副將,調守沙角炮臺。及英艦來犯,連升率子武舉長鵬以兵六百當敵數千,發地雷扛炮數百,卒無援,歿于陣,長鵬赴水死。敵以連升戰最猛臠其尸。事聞,詔嘉其父子忠孝兩全,入祀昭忠祠,并建專祀,加等依總兵例賜恤,予騎都尉世職,子展鵬襲。起鵬賜舉人。”

陳連升,乾隆40年(1775年)出生于鶴峰州樂淑鄉以成里鄔陽關陳家棚(今鄔陽村五組),少年習武,青年從軍,嘉慶九年(1804年)在鶴峰任把總,多年后到恩施任千總,1822年調任保康營守備、游擊。

道光十八年(1838年)任廣東省增城營參將。道光十九年(1839年)因抗擊英艦進犯立功,被擢升為廣東省三江口副將。
  道光十九年,欽差大臣林則徐與兩廣總督鄧廷楨、水師提督關天培商議,為便于控制外洋海面,選擇在尖沙嘴和官涌山崗一帶扎營防守。關天培調陳連升到官涌山崗建立防守營盤。官涌營盤居高臨下,對俯擊山下洋面英軍極為有利。義律率領英國商船、兵船停泊在此,官涌山崗上新建營盤對他們威脅很大,因此多次乘小舢板駛進山腳,持槍爬上山崗窺探營盤工事建設情況。
  道光十九年九月廿九日至十月初八(1839年11月4–13日)英艦繼穿鼻洋之戰的突然襲擊后,又繼續向官涌山崗發動六次進攻。第一次,官涌營盤守軍在陳連升和守備伍通標率領下截擊偷襲的英兵,打傷并繳獲了槍械,不少英軍匆忙間滾下山崖逃走,遺落許多軍帽,我守軍取得了完全勝利。英軍為拔除官涌山崗的威脅,又不斷前來騷擾。

九月廿九日(11月4日) 夜,英兵第二次進攻官涌,數艦對準官涌營盤一字排開,向官涌營盤猛烈仰攻。但因官涌營盤工事堅固而地勢又高,英艦仰攻只能將炮彈射向高空,再降落到山崗,很難擊中或擊毀炮臺。官涌營盤官兵利用居高臨下有利形勢,向英兵艦進行俯擊,打得他們逃至外洋躲避。

十月初三日(11月8日)英兵艦第三次來襲,以大艦正面對準官涌營盤開炮,同時派小船抄至側面,乘海潮沖擊靠近岸邊,百余人乘隙搶上山崗,亂放鳥槍,把總劉明輝率眾兵弁截擊,擊傷英軍數十名,死亡數人,其余滾下山崗。

十月初四日(11月9日)英兵艦第四次進犯,在離官涌山崗不遠的胡椒角開炮試探,營盤守軍游擊德連用大炮、抬炮一齊轟擊,英兵艦被擊中,帶傷潛逃……陳連升率領的清軍官兵,在官涌營盤有力的痛擊了侵犯的英艦。
  為加強官涌營防御能力,林則徐、鄧廷楨和關天培經過認真的考慮,增調水師官兵二百人,添置大炮六座,以備攻堅之用。并調派了熟悉這一帶情況的候補知府余保純、候補縣丞張鹍、新安縣知縣梁星源、駐守大鵬灣的參將賴恩爵、都司洪名香、宋王臺。參將張斌就近帶兵往官涌合作,準備夾擊來犯英軍。
  第五次交戰,中國水師采取先發制人。十月初六日(11月11日)晚,官涌營盤守軍按五個山梁分五路準備用大炮主動出擊。英兵艦見官涌營盤已作戰斗布置時,也裝上大炮準備迎戰。但當官涌營盤五路大炮重疊齊轟時,英軍措手不及,根本無力還擊,只得帶著創傷逃竄到外洋躲避,第二天清晨,英兵艦半數已逃竄至外洋,留下的一只三桅船半沉半浮于海面,有些船篷桅墻繩杠具都已被重炮擊壞,洋面一副狼狽。

十月初八(11月13日)下午,英兵艦第六次來犯,官涌營盤仍以五個山梁、五路大炮疊轟的方式,對付來犯的英軍兵艦,逼使他們不得不退出官涌洋面。因而,英艦六次進犯,中國水師每次都獲得勝利。英兵艦、躉船被迫退到龍波、筲洲、赤瀝角、長沙灣等外洋洋面分散停泊。這樣,由于陳連升等的英勇作戰,英兵艦遭到六次失敗,處于既不能在澳門陸上居住,又不得在尖沙嘴、官涌一帶海上長期停泊,使他們企圖采取步步進逼,進入內河的陰謀遭到破產。
  由于官涌之戰的勝利,陳連升被提升為三江口協副將。此時他已逾花甲,但老當益壯,被調守虎門第一道防線沙角炮臺。
  陳連升調守沙角炮臺,深感責任重大。他帶領三江和惠州兵勇六百余人,埋藏下許多地雷,作好隨時打擊來犯敵人的準備。英兵艦不時開船到大角、沙角來刺探軍情,都被陳連升率兵將其驅退。

此時,林則徐、鄧廷楨已被革職,琦善和義律的“談判”正在進行中。琦善誣陷陳連升轟擊英國送信船,要對他加以懲辦,遭到愛國官兵反對。義律一面談判,一面在加緊訓練士兵,而琦善則一邊談判,一邊將經過五、六年大肆整頓的虎門設施撤除盡凈,使陳連升在沙角退到無可防守的地步。
  道光二十年十二月十五日(1841年1月7日)義律利用琦善已撤防的有利時機派出大小戰船二十余艘,突然向大角、沙角炮臺發動猛攻,英軍二千余人由漢奸帶路,架起竹梯攀登形勢險要的沙角后山,并焚毀山下三江口守軍和水師船。陳連升親自坐鎮炮臺后衛,憑著自己豐富的戰斗經驗,使用杠炮及事先埋藏的地雷,炸傷爬山而上的英兵數百人。駐守靖遠炮臺的廣東水師關天培,威遠炮臺的總兵李廷鈺,都只有數百兵力,進不能攻,退不能守,無法前往支援。陳連升率領六百余守島官兵,使用著摻雜炭屑的劣質炮彈,與數倍于自己的英兵作殊死斗爭,并用弓箭堵擊來犯的英軍,英軍在箭雨下被擊退數次。陳連升“請備兵與火藥”,琦善不許。由于琦善不發援兵,坐視海防被突破。陳連升及其所屬兵勇終因兵力單薄,難以抵擋已占據山頂陣地的英軍,終因敵我懸殊而全部壯烈犧牲。陳連升長子陳長鵬見父陣亡,悲憤中砍殺數敵,自己受傷10余處,最后投海捐軀。 英軍將陳連升坐騎黃驃馬擄去香港。傳此馬悲憤不已,遙望大陸絕食而死,時人稱為“節馬”。

陳連升是第一位為國捐軀的少數民族將領。為紀念其愛國之功,廣東人民建造了昭忠祠、節兵義墳、節馬碑。恩施州在硒都廣場,豎立了陳連升醒目雕像。鶴峰縣在城區中樞的溇水河上,架設了具有民族風情的“連升橋”。而在陳連升的家鄉鄔陽關,當地黨委政府正將集愛國教育與茶旅觀光與一體的“連升紀念館”,納入到美麗鄉村建設的規劃之中。 

陳連升,他以一種凜然不摧的愛國氣節,鑄塑了一個時代的民族之魂!

……

鄔陽關,一道地質時代造就的天然屏障,一段時空隧道劃過的歷史影像,它以它的巍峨與雄渾,演繹了它不一樣的古風遺韻;它以它的光怪與陸離,折射了它不一樣的風雨雷電……

裝點此關山,今朝更好看。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金光大道上,鄔陽關正以它青春激揚的神來之筆,繼往開來,砥礪奮進,固脫貧成果,擘全域有機,著素質提升,建文化鄉村,從古風遺韻中脫穎走出,抒寫鶴峰北部邊地更加醉美的篇章! 

責任編輯:武陵云霧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腾讯分分彩高概率玩法 手机江西时时 500w新疆时时开奖号 喜乐彩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现场开奖APP 3d太湖字谜3d今天太湖字谜 天津时时靠谱吗 极速飞艇计划微信群 11选5投注APP 下载福利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