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圖片頻道
5秒

詩意鶴峰‖探秘石龍洞(0/0)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李悟珍 黃澄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28日 點擊數: 字號:

您已經瀏覽完所有圖片

(0/0)
暫無簡介

文字/李悟珍 攝影/黃 澄

初識石龍洞

石龍洞位于燕子鎮石龍村,村因洞而名。石龍洞是個老地名,曾是土司東出荊楚的官道必經之地。

聽人說石龍洞大得壯觀,當地人拍了沿途深澗幾處風光,吸引了熱愛戶外人的眼球,當然就有我們山貓隊,大自然鬼斧神工總是有無限的魅力。前年春上,山貓結隊經唐家鋪往哈葫蘆,就為著去探洞。沿途險峻,荒無人跡,找了當地人指點,才尋著一條當地人進山砍柴打箬葉往來的險峻的路下去。越往下越難,至一懸坎處,攀樹挽草也無法下去。好在先前來探險的人,砍了碗粗的三棵樹,依著懸坎外的一棵樹,橫一根豎兩根地搭架著,橫的作橋,豎的當梯,拴一根野藤。得揪住野藤攀住搭的木棒懸空而下,至此,嚇阻回數人。敢下去者沿著深山峽谷好不容易到得洞前,卻遇深潭阻隔,不借助筏子類無法過,大家伙雖是一心來探洞,見此也只能遺憾地望而卻步。

再訪石龍村

在縣城經營廢品生意的矮哥是個探洞的發燒友,他自小生長在石龍洞,多次向我描繪石龍洞如何如何雄奇,說幾時去探洞邀你。去冬的某天,矮哥叫上縣城有名的兩大攝,加上我結伴四人再往。從縣城經朝上坡、楊柳坪至石龍村,從石龍洞東邊進。

村中山間平地,有條河穿村而過。寒冬里河早已干涸,河床裸露,在夾岸落得光禿禿的樹的映襯下,有一種說不出的寥落。遇農人拾掇整飭河床,將沿岸的枯枝敗葉攏到一堆噼里啪啦地燒著,青煙彌散到河谷,氤氳出一番朦朦朧朧的景象,倒成了刻意難求不經意而得的一場夢幻。

農人是正籌劃開發哈葫蘆的公司雇請的。我們沿著干涸的河床走走停停至雷打巖,才知自小生長在石龍村的矮哥其實也從沒到過石龍洞。尋人家打聽到往石龍洞的路后,從坡腳底人家處徑直下河爬山,橫穿對面山林,一路披荊斬棘,經矮哥的大巖屋(大巖屋一帶是矮哥名下山林)到了哈葫蘆。遠遠眺望石龍洞,路太險天亦晚,雖心有好奇終未敢往。

三顧石龍洞

今冬再來,矮哥、黃大攝、云作家和我,矮哥又邀約進過石龍洞的當地人小田同往。行前準備充分,備了礦燈,還帶上干糧、水,拉開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勢頭,終如愿一睹石龍洞廬山真面,不枉“三顧茅蘆”。

這次仍驅車從唐家鋪進,走的卻是和前年不同的道。徒步走的哈葫蘆,這次是雷打巖。

雷打巖在南,哈葫蘆在北,中貫一條深澗。那深澗,就是去冬在石龍村見過的穿村而過的那條河,一路逶迤奔馳,至雷打巖下,在兩山夾峙中切割而成。深澗通向石龍洞后,潛伏地下,就此消失不見。

站在深澗南岸的崖壁公路上遠眺,8點多鐘,太陽剛剛從對山大巖屋上冒頭,遠處平曠的山間小盆地的紅瓦白壁一片屋宇處是哈葫蘆,可真是個好地方啊。順著一個個圓丘狀的山嶺延伸目光,更遠處的新寨村易遷點的一溜安置房正沫浴在冬陽里。眼面前一叢叢干枯的金黃的大茅草花,在山風中搖曳著,散逸著冬日調零的優雅。

縱有冬陽,仍難抵山風凜冽,不耐久留,忙鉆進車去雷打巖。

哈葫蘆,一個很有趣的名字,都這么叫,問了幾個當地人卻說不出來歷。說起雷打巖,當地人抬手指著屋后的一座崖壁,“諾,勒就是雷打巖!”順著當地人指向看過去,屋后山頂有一大片光亮的夾著白石條的青灰崖壁,說就是被雷打出來的,更為神奇的是被雷擊打后還現出了個“人”字。任我瞪大眼,也沒有瞧出。用手機拍照放大,在那人指點下,果真在青灰崖壁的白石條間尋見了那個并不起眼“人”字來,不由感嘆,鄉民能遠遠地能辯識出,眼力著實了得。敢情雷打巖得名就是這么簡單直接,雷打過的巖嘛。

仍至雷打巖下人家,棄車下河。河是去冬走過的從石龍村穿村而過的河,一路逶迤奔馳,至雷打巖下開始跌宕沖突,改了性情,換了模樣。落入眼簾的全是柔水對磐石的激蕩洗禮,河谷亂石嶙峋。任憑磐石壁立,終敵不住柔水沖突,揉捏切割,削骨整貌,塑型改樣,這里的河石見證著水的力量,全別致得觸目驚心。

有頂被洗磨如魚眼的。

有水飛疊而下旋出的水窩,切出的石谷。

最是那兩壁巨石,為水沖突洗磨,竟如兩只溫柔的手捧出一個動人的“心”來。

在這冬寒水枯時節,經水洗禮的河石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不由想著,夏水湍急時,這里會是怎樣的石破天驚呢。

從河谷上山,過大巖屋至哈葫蘆后再下山往石龍洞。開發商的棧道已快峻工。有了棧道,路徑還是那段路徑,去冬披荊斬棘跋涉的一路變得格外輕松而愜意。

棧道打矮哥的大巖屋前過。進屋打量,外表不起眼的大巖屋其實有著巨大的巖罩,延展出去蔭蔽著六七畝的平壩,煞是可觀。從里往外瞧,大巖屋像是一只巨人的眼,落入眼瞼的是對岸早上驅車而來的崖壁公路,還有逶迤綿延遠去的山嶺,又是番奇妙的景象。

轉過了山埡,上到了哈葫蘆,又見著了埡口那棵似犁弓的松。它立在山埡上,象棵消息樹,去冬一路披荊斬棘橫穿山林有些疲憊時望見了它,曉得出了山林,滿心高興,倚它歇息。

在建的哈葫蘆已初具規模,散步道,賓館,休閑度假山莊……去冬還是安靜而封閉的一隅,今冬到處是忙碌身影,明冬或許就變得車水馬龍。

棧道正在向石龍洞方向修建延伸。沿棧道下行百十米,棄道轉入山路。還是前春走過的木棒搭架的險道,連滑帶梭,好在陪我們前往的小田身手敏捷相幫,一行五人倒沒費多大功夫到了谷底。

枯水期,秀美的二龍潭明顯縮水了,大潭跌至二潭的那道瀑也消失了。在峽谷中的巖石中跳躍轉折,向石龍洞進發。

洞前不遠,當地人叫豬槽峽的,即是前春阻隔不可逾的深潭處,已可涉水而過。

在這寒冬,脫了鞋襪高挽褲腳涉水的滋味不可言喻。當看著黃大攝一踏進水中就開始不住齜牙唏噓時,忍不住大笑起來,明知有些不地道,仍然忍俊不禁。感謝小田背我過峽,感謝同伴相助,免受齜牙唏噓之苦。

近了石龍洞,才發現洞頂山體弧形,夾岸合圍,中空如葫蘆狀,這或許是哈葫蘆得名的原由。

往里走,葫蘆也跟著變幻著大小。

終于到得洞前,洞口高闊寬廣,怪不得對岸遠眺,洞似在山腰。原是洞前樹蔭遮蔽,遠處瞧著的只是洞頂。

抬頭望天,天為洞所剪,竟被剪成了一彎山月,美不勝收。此情此景,除此,唯屏山望月樓可見。感嘆流連,同行者黃大攝、云作家等得美景以鄉,跋涉路上的呲牙唏噓都成了浮云。

無意中瞥見洞前淺潭, 清清凈凈一汪枯河殘流中倒映著那彎山月,山剪水映,抬頭望一彎掛洞前,低頭看一彎在水中,神奇景象,美妙絕倫,驚喜不已。

回首打量偌大的洞口,一條河至此進洞,潛伏地下。恍然明白,洞為何叫石龍。想想,一個洞吞沒了一條河,那可是真正地臥龍吞江啊。原來石龍洞就是一條巨龍,在哈葫蘆這里張開龍口吸河吞江。假如不是冬冷水枯,而是雨豐水漲之季,此處當是雷霆萬均!

涉水豬槽峽,褲濕半截,拾薪燎衣,作好準備,戴上礦燈,入龍口,探龍腹。

往洞中,右行不幾步,遇一潭污水,臭不可聞。抬頭望,洞壁掛著一道觸目的污水漫流過痕跡,頂面尤有污水不停地叮叮當當滴落進污水潭中。很明顯是山頂污水入洞而致。洞頂方圓幾里也無人家,弄不明白污水何來。河谷一路行來,所遇枯河殘流皆清澈透亮,就是剛剛洞左見著的映月淺潭也是清清明明的,洞左洞右竟然涇渭反差如許。藏在深山峽谷的一個石龍洞竟然也沒逃脫被污染的劫數,讓人心驚而惶恐。

洞口往里百十米尤難行,河水奔涌而入,留下嶙峋巨石,加上時不時遇污水殘流,先是云作家聲言臭味難忍怕傷及貴體而退出,繼而黃大攝為河石擋道危險迭至而折返。不想放棄者三人,爬巖攀石一陣,看不見洞口最后的一絲微光了,亂七雜八塞道的巨石少了,一路伴隨的污水殘流也沒有了,臭氣也消失了,路也好走多了。

洞腹中空較洞口更宏闊。行至第一個洞廳處,出現了千姿百態的石鐘乳。一石似猴蹲坐,換個角度又如須發皆白壽星。

那如山東大白菜的,菜幫上有似用農家剛熬制的棕褐的苞谷糖液溜出的一枝花,細看著更象是某個匠人精心雕制的奢華玉擺件。

還有可名狀的不可名狀的筍、柱等,更多的是如隆冬地上起的凌牙,灰白色,踩上去滋滋有聲。

洞中套洞,在漆黑的洞中,人少不敢大意,小田進過,依舊沿著他走過的線路走。到了第二個洞廳,更大更神奇。洞頂似人工打造的穹頂,地面平整如廣場,還有齊齊整整一面石墻壁,除洞廳左角立著塊鐘乳石外,中空無物。矮哥聲言這是個萬人大廳,一點也不為過。曾進過五龍山觀音洞,也有這樣的洞廳,這樣洞中廣場,那神奇的巖觀音就立在洞中廣場。這洞中廣場左角立著的鐘乳石,雖沒有五龍山觀音洞的石觀音高大,但誰能知億萬斯年后不會又長成一尊神妙的觀音呢。平曠廣場中還有一道小溪,緩緩流趟。

搬石擊地,竟傳來空空回聲。敢情洞下有洞,腳下是中空的洞頂。又或許洞下的洞是水洞,河水走了下面。不為河水常侵,有了緩坡、平地。怪不得越往里走反沒有洞口一段崎嶇,一路伴隨的污水也突然消失。

至第三個洞廳,又見著了石筍、石柱。那石筍像位纖腰云髻的仕女,端莊而慵懶地古典在這洞府深處。遍地是鐵灰的似珊瑚的小礁石,有像一團菜花,有如一朵蘑菇。沒有第二個洞廳宏大規整,更像是一隅海底的光景。

小田說前面還有這樣的大廳,還得一個時辰可到。看看已進洞2個時辰,決定折返。折返中又順道拐進了一段支洞。說是支洞其實也比剛探的主洞小不了多少。這洞常年有水漫流,和主洞大不同,出現了猶如層層梯田的美妙的邊石壩景觀。小水潭中見著磅磅(石蛙)。聽說磅磅對水質要求高,污染的環境無法生存。想來這洞深處還沒受到洞口橫流的污水影響。

洞中歸返,從見一絲微光到洞口全顯,夕陽涂抹著洞口,一片祥和溫暖,只是那令人作嘔的難忍臭氣又伴隨了。哈葫蘆正在被開發成生態休閑旅游度假景區,此洞自然是景區不可或缺的景點之一,只是這污染不治,臭氣熏染,叫人如何來玩。

石龍洞深不可測,又洞中生洞,支系發達,只知道洞中洞至唐家鋪方冒出地面,人說還有洞中洞通向屏山躲避峽谷。從地圖看,這本就是相距并不太遠的一個三角區域,或許這三角區域內就是一個寵大的四通八達的神妙莫測的地下秘境呢。這次入洞探尋,所進不深,所見不及萬一,定有更多的勝境在深處在遠方。但愿下次再訪,不再有排入龍洞的不明來歷的污水了。

題外話:溶洞是大自然饋贈人類共享的自然遺產,一旦遭受破壞就無法再生。假如看了此文,假如此文讓你萌動了一去探秘的心情和行動,請一定珍愛洞內景觀,那些美麗石鐘乳有的很脆弱,可能你的一個隨意就撞斷了它。峽谷至石龍洞仍處于原生態狀態,崎嶇艱險,即或前往探險,因下山是樵徑,峽谷溯溪、入洞探秘均須攀巖渡水,對身體都是不小的考量。所以,最好待開發完成前往,石龍洞的絕妙風光會在哪里等你。

責任編輯:武陵云霧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足球90分钟纯比分 2019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小店面适合做什么生意 限红是什么意思 篮球实时比分直播 90足球比分网 pk10计划软件技巧 两人斗地主玩法 重庆时时彩稳赚平台 疯狂28挂机模式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