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我的家鄉--康家嶺(0/0)

我的家鄉--康家嶺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龔先群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22日 點擊數: 字號:

龔先群

我的家鄉鶴峰容美鎮康嶺村,離縣城兩公里處。5個村民小組,是一個人口1800多人的城中村。

40多年前,我村貧窮落后。物資匱乏是那個年代的普遍特征,與之相比,吃、穿、住三件大事是家鄉人最頭疼的事情。那時,村里大多數人家吃的紅薯、洋芋果,包谷粉粉調糊糊,要想吃米飯就要等到八月十五后吃一頓(水稻收割)。穿的斯林布和白布,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再三年。條件好的能穿上燈芯絨衣服(也要逢年過節、走親訪友時穿,平時疊好放在衣柜里)。住的都是土坯房,土坯房是將泥土倒進一個木箱子,而后兩個人用木頭錘子將泥土夯實壘成房子的主體,在粘土中填充茅草和稻草秸稈用水和成粘度適中的泥做墻的外刷材料,用杉樹皮和茅草做成房頂上蓋。夏天,是家鄉人最難捱的季節。一場大雨來臨,粗糙的泥墻皮一經雨水沖刷便會迅速溶解,房子也仿佛被瞬間瘦身。風雨中飄搖的土坯房,讓人心生恐懼。屋里因為雨水的滲透變得陰暗潮濕,泥土的腥味和生霉的潮味幾乎伴隨整個夏天。為了防止大雨的再一次來襲,人們會選擇晴好的天氣及時地給房子上幾遍新泥。“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和杜甫隔了一千多年的家鄉人,同樣居住環境令人擔憂。

在處于人民公社、大隊、生產隊的年代里,生產隊是最基層的生產組織。由于土地所有權歸“三級所有”,人們的生產積極性不高,大家干活出工不出力。農作物普遍缺肥,長勢不好,自然分到各家的糧食也不多。我們家由于男孩多,食量大,一年分得的糧食吃不飽餓不死。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那是個歷史的分水嶺。我們康嶺村原是龍井公社桂合大隊,是1981年3月實行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這利好的政策猶如一場春風吹遍了神州大地。農民將成為土地的主人,不僅對土地有長久的使用權,而且對地里的收成享有分配權。我當時是大隊團支書積極參與這次轟轟烈烈土地聯產承包制的改革運動,清晰地記得,在確認土地權屬后,父親與我就開始了緊鑼密鼓的籌劃工作。從種植何種農作物到田間繁復的勞作步驟,他都有精細的安排。為了能直觀地與母親溝通,我和父親將自己家承包的土地還在紙上畫起了草圖。逐片逐塊種植那樣的作物,看著父親認真的樣子,雖然我不知道父親內心要想干什么,但年輕的我感覺父親似乎在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情,這件大事關乎全家的未來。就連向來脾氣風風火火的母親,也一改往日的急躁,與父親輕聲細語地商量著。觀點不同時,她也會更尊重父親的意見。播種季節馬上就到了。家里開始大量購置農用工具和備足各種作物的肥料,“兵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看來父母卯足了力氣要大干一場啊!

1981年,我和父母最忙碌也是最開心的一年。因為已經有了一年的獨立種植經驗,這年的農活父母干得更加得心應手。母親每天勞作在田間地頭,看著莊稼一天一個樣,她的積極性更高了。我還買來了相關書籍一邊學習一邊實踐。那年我家的玉米、水稻、小麥、黃豆、紅薯、馬鈴薯等農作物都獲得了大豐收,除去交給國家的公糧外,還有了一些結余。也是從那一年起玉米,紅薯、馬鈴薯不再是家里的主食,米飯也久違地登上了餐桌。

以后幾年,隨著收入的年年遞增,家里的經濟狀況有了很大的改觀。一九八三年,我家率先蓋起了三間磚瓦房,在村里,父母著實牛了一把。房子收拾妥當后,我們一家搬進了期待已久的新居。看著平如明鏡的水泥地面,粉刷一新的雪白墻壁,房子里父親親手裝制的木制板壁,刷著蔥綠色油漆的木質窗戶,精巧別致的大小立柜,電視櫥柜和茶幾,母親感慨地說,要不是政策好,我們哪能住上這么好的房子啊!

1983年干部、群眾推薦,后經大會選舉為康嶺村委會副主任,半年多時間我就被容美鎮黨委、政府任命為村主任,任職期間我就整天忙碌村里工作,找致富的路子,發展村集體經濟,為解決村干部的工資,大力發展了村級企業。先后我村辦起了木制加工廠、自來水廠、茶葉加工廠。同時,開發村民發展經濟林木,因地制宜那家能發展什么就發展什么,當時,我村有三百多戶村民養豬、養牛、養羊,還有的農戶種植蔬菜,剩余勞動力出門打工做生意,還有的年輕人跑運輸。幾年來,我村村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我村的農戶都住上了平房高樓 。這些日子里,幾乎每位村民都會說:“只有改革開放才有我們老百姓的今天”。

我從支部書記退下來后,現如今,我被一家事業單位返聘到黨建辦工作,工作中勤勤懇懇、任勞任怨。我平時也經常看看電視和手機上面正能量的東西,本人愛好寫作,經常給縣網站、縣、州級書刊雜志投上稿件宣傳本地,大部分稿件都采用了。2015年11月還被湖北省司法局聘為人民監督員。2018年12月還參加出席了縣作家協會第四屆代表會,真是老有所樂、老有所為的感受。

回想到以前,家里有一臺黑白電視機那就真的了不起,如今,早已退出了歷史的舞臺。彩色電視機從模擬到數字,顯示器由球面到平面,大熒幕等離子、背投、立體、高清晰度等彩電技術的更新換代令人目不暇接。村里昔日的土坯房也早已沒了蹤影,全村村民的樓房拔地而起,精致的瓷磚或大理石外貼豪華又典雅。室內或歐式或簡約的裝修風格彰顯著主人獨特的審美情趣。村里修建了水泥路,“無雨一身灰,有雨一身泥”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了。村、組級公路旁樹木成蔭,鮮花盛放。勤勞節儉的家鄉人也越來越重視膳食的合理搭配搭配。魚、蛋、肉類、海鮮、各種蔬菜也寫進了家鄉人的食譜。40多年前我村僅此一臺手扶拖拉機,而今村里村民購買各種大車、小車及各種機動車五百余輛,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農戶有了小車,還有部分村民開上了豪車。如今的農村、比城市還要安逸,又有自然的風景和天然的氧吧,日子過得像天堂一樣。現在非農戶口要想轉入農村戶口比那時招工、招干還難,特別是近三年,黨中央精準扶貧政策深入農村各地千家萬戶,農村的面貌煥然一新。

時光荏苒,40多年的時光轉瞬即逝。我也從一個朝氣蓬勃的年輕人,一躍進入了老年人的行列。家鄉,這個我從未稍離的地方;這個和我一起成長的地方;這個凝結了我太多情感的地方;這個我從這里出發,又準備回歸的地方。改革開放四十年,家鄉的變化天翻地覆。我只記錄下這段與我有關的勤奮過的記憶,權當是對家鄉的一份惦念和對久遠記憶的一次喚醒,更有對家鄉的期盼和祝福……。

責任編輯:陳明斌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熱門排行:

推薦閱讀: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黑龙江省p62开奖结果查询 11运夺金走势图2000期 重庆时时计划手机软件 七星彩19075期预测号 大乐透19069期开奖 75秒时时彩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开奖号码4期 重庆时时彩骗局全过程 山东扑克牌3开奖直播 江苏七位数180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