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人文頻道>鶴峰印象

賀龍在鶴峰之準備東進(0/0)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28日 點擊數: 字號:

鶴峰是賀龍的第二故鄉,是以賀龍為首的湘鄂邊蘇區的中心地、大本營。鶴峰留下了賀龍許許多多傳奇故事,成為一種永不消失的紅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鶴峰人民的血脈中流淌、傳承。

徐培芝 向端生

初春,陽光普照大地。湘鄂邊蘇區的形成,震驚湘鄂西。

1930年1月上旬,湘鄂邊根據地形成,建立了鶴峰、宣恩、恩施、建始。巴東、長陽、五峰、石門、慈利、桑植十幾個縣的邊界地區20多個區100多個鄉的蘇維埃政權,包括清江以南的廣大地區,近30萬人口。(其范圍除湖南大庸、龍山,湖北利川、咸豐、來鳳、宜都等游擊區外,)實現湘鄂西前委、賀龍提出的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目標。

2月中旬,半個月前,賀龍在九區五里坪巡察根據地建設路途中,騎馬摔傷了腿,此時腿剛剛痊愈,正準備按照中央和鄂西特委的指示率軍東進。

這時,時任鄂西特委副書記的萬濤奉命來到鶴峰,向賀龍進一步傳達了中央和鄂西特委關于紅四軍東進洪湖與周逸群等創立和領導的鄂西紅六軍會師的指示。

在周逸群等人的領導下,鄂西地區的革命形勢有了很大發展。周逸群在那里領導地方黨組織和各支小股游擊武裝,在十分艱苦的環境中堅持斗爭,由于領導正確,政策的當,群眾發動深入,鄂西地區已經建成了相當區域的根據地。各級政權和黨、團組織以及群眾團體已相當健全。并且創建了近6000人的紅六軍,根據地的政治經濟條也比較好。

當聽到周逸群在短短兩年時間里搞出這樣一個紅火的局面時,賀龍越聽越高興,禁不住笑道:“好,這一下子紅四軍。紅六軍兩軍會師,場面就搞大了。一萬多人的隊伍橫征豎討,哪個難得住。”賀龍當即通知召開了前委會議。

在前委會議上,賀龍特別強調:“東進是肯定要進的。樹一挪就死,人一挪就活!不過,我們搞了兩年得個教訓:那就是要有自己的窩,老虎有個山頭,白鶴有個灘頭。我們走了,這里的根據地還是要搞好的,丟不得的,不能像猴子掰包谷,掰一個丟一個。辛辛苦苦掰了一夜,手上還是只有一個。”

前委們十分贊同賀龍的說法。陳協平說:“軍長的意見很明白,東下會師紅六軍,但是,湘鄂邊根據地這一塊不僅不能丟,而且還要鞏固發展擴大,使之成為湘鄂西根據地的大后方。在東進之前,一定要對根據地的工作做出具體安排。”

汪毅夫說:“湘鄂邊根據地才剛剛形成,各項工作千頭萬緒,任重而道遠,東進后,這塊的工作只能加強,不能削弱,革命形勢的發展是不可預測的,紅四軍一走,敵人就會趁機而入瘋狂圍剿,到那時候,首尾不得接應,根據地就會遭受嚴重損失,百姓就要遭殃,這個問題不可小視。”

“大家說得確實有道理,這個問題值得我們前委每一個同志認真思考,湘鄂邊根據地的建立,我們吃盡苦頭,付出了多么沉重的代價,根據地的形成的確來之不易。我跟大家一樣,確實舍不得,但是,我們都是共產黨員,黨的利益高于一切,我想東進可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敵人會從四面八方圍堵追剿我們,堵得我們出不去,圍得我們回不來,這樣,局勢就復雜了。當然,執行中央和鄂西特委的指示無可非議,問題是如何鞏固保衛我們的根據地。”賀龍接著說:“我提議召開一個根據地各縣委(黨組織)、縣蘇維埃政府、游擊隊領導人會議,會上由萬濤同志傳達貫徹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精神,統一思想,并根據鄂西特委指示精神,來具體研究紅四軍東進后湘鄂邊根據地工作,大家看怎么樣。”

“賀龍同志的這個辦法好,把大家思想統一到鄂西區黨委代表大會精神上來,尋求既能鞏固和發展好湘鄂邊根據地,又能實現紅四軍、紅六軍的會師,人多辦法多,眾人拾柴火焰高嘛。”萬濤說。

“萬濤同志的意見很重要,大家權衡一下,事在人為,沒有路,不要緊,路是人走出來的,走的人多了,就有路,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路我們不是走出來了么。” 賀龍強調說。

“革命也有局部和全局的問題,中央和鄂西特委的意見是把湘鄂邊、鄂西兩塊根據地連成一片,筑成一道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紅色區域壁壘,攻進并舉,易守易攻,從軍事戰略上講,意義是重大的。”萬濤接過賀龍的話題說道。

“我還要強調一點,俗話說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革命怕打破壇壇罐罐,這種搞法,革命是不會成功的。就說吧,第一次解放鶴峰后,我們主動退出鶴峰,有的同志提出異議。不到一個月,我們第二次解放鶴峰,鶴峰地區的革命局勢接著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革命要講戰略和策略。”賀龍的講話,引起了前委的共鳴,賀龍接著說:“湘鄂西前委的前身是湘西特委,兩委合并為湘鄂西前委,它順應了當時革命形勢的需要。湘鄂邊根據地的形成,地盤大了,革命從當時的星星之火,到如今革命的星火燎原到湘鄂邊的十幾個縣,幾十個區,100多個區鄉,什么是大局,這就是大局。革命成功了,你們寫回憶錄的時候,這將是何其濃墨重彩的一筆。”賀龍的話,大家為之震撼。

前委會同意賀龍的想法和萬濤的意見,決定召開湘鄂邊根據地各縣縣委、縣蘇維埃、游擊隊領導人會議,傳達貫徹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精神。

2月下旬初,傳達貫徹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會議精神大會在鶴峰縣城蘇維埃政府所在地召開,來自鶴峰、宣恩、恩施、建始、巴東、長陽、桑植、慈利、五峰、石門的縣委、縣蘇維埃政府、游擊隊領導人50多人參加會議,賀龍主持會議。

賀龍向大家介紹萬濤說:“今天給我們傳達貫徹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精神的是鄂西特委副書記萬濤同志,他今天要講的話十分重要,鄂西區黨委的方針、政策,是我們湘鄂邊根據地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工作的重要指導方針,是我們的工作標桿,我們的一切工作必須在黨的領導下進行,大家聽清楚,搞明白,不然的話,我們就會違背中央和鄂西區黨委的工作原則。”

大會上,萬濤贊揚了湘鄂邊革命根據地的形成是在賀龍同志為首的共產黨人領導下進行艱苦卓絕的斗爭的結果,他說:“湘鄂邊革命根據地的建立,是湘鄂邊人民浴血奮戰,千百萬人拋頭顱灑熱血換來的,是兩湖乃至中國工農革命的旗幟,值得發揚和繼承,”他接著說,“中國工農革命之勢大浪滔天,勢不可擋,推翻舊的政權建立新的政權,已成全國革命之大勢。不久的將來,工農革命勝利的大旗將會高高飄揚在湘鄂西大地,飄揚在全中國!”

接著他介紹了鄂西區黨委1929年12月底召開的第二次代表大會情況,他說:“這次代表大會到會代表35人,旁聽40多人,代表鄂西區12個縣的4200多名黨員。中央和省委均派代表參加了會議。會議歷時9天,通過了政治任務、黨的組織、軍事問題、蘇維埃組織問題、土地問題等12個決議案。并選舉產生了周逸群、萬濤、段德昌、周小康等9同志組成的新的鄂西特委。”

在傳達《關于鄂西黨委目前的政治任務與工作方針決議案》時,萬濤說:“這次鄂西區黨委在第二次代表大會上提出并通過了黨在鄂西的總路線和黨的任務。總路線仍然是發動群眾開展斗爭。爭取廣大群眾在自己的周圍,準備武裝暴動,以群眾革命消滅軍閥混戰。黨的任務是:一是健全黨的組織,加強黨對青年團及其他群眾組織的領導;二是建立赤色區域的工農政權,堅決實行土地革命,利用各種方式加緊宣傳;三是發動群眾武裝,擴大紅軍組織,吸取群眾斗爭中的積極分子加入紅軍;四是加強城市工作,首先從強健宜、沙工人入手;五是建立各地的反帝工作,尤其在宜沙要加強反帝工作。”

萬濤說:“在《關于鄂西黨的組織決議案》中,指出了過去黨組織存在的不正確的傾向主要是:‘黨組織無產階級基礎薄弱,沒有抓住中心區域的工作,地方黨多不健全,與群眾組織關系不明確,形成黨代表群眾組織,在提拔工農干部問題上也存在一定的形式主義,沒有注意教育黨員,以至黨員的政治水平不高。對于巡視、發行、分配等秘密工作注意不夠,因此,使革命遭受一定的損失。黨的任務必須改造舊的基礎以創新的基礎。’決議還指出:為了加強黨的領導,幫助特委領導和聯系各縣工作,決定建立中心縣委員會。”

萬濤說:“在《關于軍事工作問題的決議案》中,指出黨在軍事工作上的任務,首先,黨要加強兵運工作。大會認為:兵士屬于農民階級,多系無土地當兵,他們有反軍閥、擁護蘇維埃的要求,黨必須爭取兵士群眾到革命方面來,配合工農群眾總暴動。為此,必須反對和平發展和無條件的兵變主義。其次是發展游擊戰爭擴大紅軍。根據目前黨的總任務是爭取群眾,那么,游擊隊要以發動群眾起來斗爭為原則,徹底實行土地政綱,擴大紅軍,發展游擊戰爭。為此,在紅軍建設方面,規定黨領導紅軍。紅軍以工人、貧農為中心基礎,黨代表、政委,負責對內政治教育,對外宣傳工作,建立兵士委員會,實現民主管理。另外,在戰術與策略上,要隨時準備進攻,不是保守逃跑,但也不攻堅和打硬仗,應采取分散以發動群眾,集中以應對敵人的游擊戰術對付敵人。再是實現黨員軍事化和武裝工農。大會認為:每個黨員都要有軍事知識和技術,才能領導游擊戰爭。……為了使革命走向高潮,準備武裝暴動,有必要武裝工農,組織工人糾察隊,在蘇區的一般青年農民,應受相當軍訓,編成赤衛隊。白區也應武裝工農,并隨時注意奪取民團武裝。”

萬濤說:“《關于蘇維埃組織問題的決議案》對蘇維埃政權的意義和作用,以及組織問題都有了明確的說明和規定。指出:蘇維埃政權是工農兵貧民代表會議政府,它是工農兵貧民自己管理政權的最好形式。蘇維埃由工農兵貧民直接選舉產生。它的任務:堅決實行土地革命,鎮壓和肅清反革命,擴充紅軍,實行勞工監督等。蘇維埃組織要建立在廣大勞苦大眾群眾直接選舉的基礎上,選舉產業工人、手工業工人、雇農參加政權工作,以保證無產階級對蘇維埃的領導作用,并且經常召開代表大會。蘇維埃設常委會,常委會由有影響的代表參加。五至七人組成,執行日常事務。蘇維埃內設軍事委員、土地委員、糧食委員,行政中心設在工農運動最發展的地方。蘇維埃接受黨的領導,并代替農會工作。”

萬濤在傳達貫徹中,對土地革命的意義和執行土地革命的辦法,大會在決議中也作了詳細的規定和說明。

各縣委(黨組織)負責人、縣蘇維埃、地方游擊隊領導人,聽了萬濤傳達貫徹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精神,大家為之振奮,精神煥發,仿佛看到湘鄂西工農革命從勝利走向勝利,其革命之大旗迎風飄揚。大家發出一個共同的聲音: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精神的傳達貫徹太及時了。撥開烏云,太陽噴薄而出,各項決議案給我們指明了斗爭的方向,眼睛亮了,思想明了,革命的目標將人載入波濤洶涌的革命浪潮中,直達勝利的彼岸。這對于推動湘鄂邊蘇區以及鶴峰地區的革命斗爭具有重大意義。

大會后,前委、賀龍、萬濤。陳協平、汪毅夫、張一鳴,分別座談了各縣(黨組織)負責人,縣蘇維埃政府、游擊隊領導人,多層面、多渠道,聽取大家對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所通過的政治任務、黨的組織、軍事問題、蘇維埃組織問題、土地問題等決議案的理解認識和鞏固發展根據地的意見。大家的思想逐步統一到鞏固發展建設湘鄂邊根據地上來。

賀龍說:“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的系列決議案,政策性、指導性極強,為我們解決黨的組織、軍事問題、蘇維埃組織問題、土地問題提供了政治、政策依據,使我們今后的工作有了指導方針和策略。中央和鄂西特委關于紅四軍東進洪湖與周逸群創立和領導的鄂西紅六軍會師的指示,是從革命大局出發,把湘鄂邊根據地和鄂西根據地連成一片,即有利于革命形勢發展的需要,同樣利于根據地的鞏固發展和擴大的需要。”賀龍告訴大家:“我賀龍也不舍得湘鄂邊蘇區,它就像我自己養的孩子一樣,一時離開,哪有不牽掛的,但是,我們共產黨人一定要服從中央和上級黨組織的領導,這是黨的組織原則,黨的原則誰也不可違背。打開窗戶說亮話,大家有什么想法,把腸肝肚兒都空出來,我們一起解決。”

汪毅夫說:“革命的大局必須服從,萬濤副書記傳達會上講得很明白,各項方針政策清楚明了,這就好比先生教學生寫字臨摹一樣,只要我們不走樣的執行,湘鄂邊蘇區一定鞏固發展得更好,我建議加強根據地各地黨的組織建設,在黨的領導下,開展斗爭。建議成立中心縣委,根據地的一切工作,必須在中心縣委的領導下進行。這也是符合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精神的。”

張一鳴說:“以鶴峰為中心湘鄂邊根據地的建立,表現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賀龍同志為書記的湘鄂邊前委執行中共中央戰略決策的堅定性。1929年5月上旬,湘鄂邊特委主持召開的鶴峰縣委、鶴峰縣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的決議,完全符合鄂西區黨委第二次代表大會決議案精神,我認為:黨必須領導武裝力量,黨的組織建設十分重要,堰埡整編,杜家村整編,學習了毛澤東、朱德的建軍經驗,把黨的支部建到連隊,我們的隊伍壯大了。杜家村整編時,賀龍同志提出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當時意見不一,前委因勢利導,一家意見統一了,心中目標一致,根據地就形成了。我贊同賀龍同志提出的根據地的鞏固發展,必須加強黨的組織建設,在黨的領導下,實現鄂西區黨委提出的政治目標,軍事高度統一,蘇維埃組織問題,土地問題都必須在黨組織的領導下,腳踏實地地去執行政策,只有這樣,紅四軍東進,湘鄂西根據地才會不斷鞏固和發展。”

“有一點,我提醒前委,紅四軍東進,敵人勢必向湘鄂邊根據地發起攻擊,那么,如何應對敵人的攻擊,以我看,軍事力量的加強是關鍵的一環。”桑植的賀文淵提出。

“僅加強軍事力量不夠,我建議前委,從紅四軍中抽調一批骨干,與縣農民警衛團組建成獨立團,形成獨立團、縣游擊大隊,其他武裝力量在縣委的領導下,開展武裝斗爭,應對敵人的進攻。縣委有了直接指揮武裝力量的指揮權,不管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指揮統一,臨陣不亂。”鶴峰縣游擊大隊大隊長姚伯超說。

“鞏固和發展湘鄂邊根據地,支援鄂西根據地,實現紅四軍與紅六軍會師,這是中央和鄂西特委的重大軍事和政治的戰略,是將五根指頭攥在在一起,形成一個強有力的拳頭。我說,各縣的武裝力量聯合起來形成一股強大的武裝力量,以鶴峰為中心,形成武裝力量戰斗力的統一,有縣委的指揮,一方有戰,八方響應。同時,要加強根據地的邊區防御,充分利用好鶴峰蘇區的東南、西南、南北的三個邊防司令部的防御作用。以金果坪為中心的巴(東)建(始)鶴(峰)邊防司令部;以椿木營為中心的恩(施)宣(恩)鶴(峰)邊防司令部;以堰埡為中心的桑(植)慈(利)鶴(峰)邊防司令部,這三個邊防司令部,對加強根據地的保衛,特別在幾次反‘圍剿’的斗爭中發揮了積極作用,提高三個邊防司令部軍事力量的建設,構筑邊區聯防,層層防御的格局,這樣鶴峰蘇區周邊就形成了多道防御屏障,有力抵御敵人,鞏固蘇區。”賀英提出。

賀英的意見引起了前委、賀龍、萬濤的重視。萬濤激動地說:“真沒想到大姐有如此的軍事才能!這種軍事防御戰術,符合鄂西區黨委提出的游擊戰略。”

“呵呵,我一個姑娘婆婆兒,只會洗衣做飯,拾家務事,打仗一竅不通,瞎說三千,萬書記可別見笑嘛。”賀英笑著說。

“也難怪,周逸群多次說起大姐,說你是女中豪杰,我也多次聽盧冬生、李良耀說,工農革命軍、工農革命軍第四軍、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的建立,大姐功勞不小喔。見到大姐,我十分高興,紅四軍與紅六軍會師,湘鄂西根據地的鞏固和發展,大姐還要操不少的心啰。”萬濤敬佩地說。

“萬書記放心,只要用得著我這個姑娘婆婆兒的地方,我會有力使力的!”賀英堅定的回答。

大會結束后,湘鄂西前委根據鄂西特委的指示精神,積極進行東進會師準備。賀龍、陳協平、汪毅夫、張一鳴分赴巡視了湘鄂邊根據地的鶴峰、宣恩、恩施、建始、巴東、長陽、五峰、石門、慈利、桑植等縣邊界地區,二十多個區一百多個鄉蘇維埃政權建設工作,以及清江以南的廣大地區,同時從紅四軍中抽調軍事骨干,訓練了十幾支游擊隊,提升游擊隊的戰斗力,補充了槍彈,協助了部分區或鄉組建了赤衛隊。一時間,湘鄂邊根據地形成了父母送子當紅軍,妻子送丈夫當紅軍,人人參加游擊隊、赤衛隊的熱潮。

在巡視根據地的基礎上,前委、賀龍再一次召開會議,賀龍講話中強調指出:“會議重點是對組建鶴峰中心縣委、紅四軍整編、根據地游擊隊武裝力量統一指揮、紅四軍東進經費籌措等問題的研究。”

經過研究,會議得出的結果是:紅四軍主力迅速東進,決定建立了鶴峰中心縣委,汪毅夫任中心縣委書記,總管桑植、鶴峰、五峰、長陽、宣恩五縣,負責領導湘鄂邊根據地的各項工作。

同時,將紅四軍4000余人整編為“二路四團一個旅。”第一路指揮王炳南、黨代表張一鳴,下轄一、四兩個團;第二路指揮覃甫臣,下轄十一、十二兩個團,軍屬警衛營營長廖卓然,黨代表吳協中,獨立二旅旅長谷志龍。

在根據地軍事上,為了協調一致,由鶴峰中心縣委統一指揮作戰,決定鶴峰軍事上由賀英負責,桑植由賀文淵負責。

從紅四軍中抽調出一批骨干,加上鶴峰農民警衛團改編為鶴峰獨立團,賀炳南任團長,文南甫任副團長,(對外稱紅四軍第三游擊司令部,賀炳南、文南甫即正副司令)。

同時,將縣、區游擊隊武裝力量統一編配,由中心縣委指揮,組成湘鄂邊根據地強大的游擊隊作戰力量。即:賀英領導的太平鎮游擊大隊;姚伯超領導的縣游擊大隊;駐守鄔陽關紅四軍第五路軍指揮陳連振領導的第五路軍;曾賢文、楊清軒、吳作然、王殿安(邊防司令)領導的巴(東)建(始)鶴(峰)邊防司令部、恩(施)宣(恩)鶴(峰)邊防司令部、桑(植)慈(利)鶴(峰)邊防司令部的三個邊防司令部,加上各縣區游擊隊,赤衛隊2000多人。堅持鶴峰、湘鄂邊根據地的斗爭。

為了解決經費問題,前委決定以鶴峰蘇維埃政府名義向鶴峰城關及走馬、五里等城鎮居民借錢兩萬吊(約合一萬銀元)。

紅四軍主力于1930年3月上旬離開鶴峰,東進。

責任編輯:向麗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2019074期双色球开奖结果 11选5的组合数字大全 19050期大乐透出球顺序 481开奖直播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安徽体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100期 排五解诗网 安徽福利彩票开奖公告 四川时时开奖视频直播 我给pc蛋蛋害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