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人文頻道>鶴峰印象

賀龍在鶴峰之湘鄂邊蘇區的形成(0/0)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06日 點擊數: 字號:

鶴峰是賀龍的第二故鄉,是以賀龍為首的湘鄂邊蘇區的中心地、大本營。鶴峰留下了賀龍許許多多傳奇故事,成為一種永不消失的紅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鶴峰人民的血脈中流淌、傳承。

?

徐培芝 向端生

青黛色的山,藍藍的天,漸入初冬的季節,樹葉在西北風中飄曳。

1929年10月24日,賀龍率領紅四軍主力,揮師北上,路徑鄔陽關。

“嗵!嗵嗵!”三聲炮響,駐守鄔陽關的陳連振、團長陳宗普率領近百人的隊伍,在石龍寨隘口迎接賀龍和紅四軍主力。

短暫的停留,陳連振向賀龍報告了一個時期以來的工作。陳連振說:“9月上旬,覃國達侵占鶴峰縣城,五峰團防孫俊峰四百多人多次襲擾大巖包、王家山等鄔陽境地,妄圖趁紅四軍主力游擊大庸、慈利之時,偷襲鄔陽關,我部50多人在團長陳宗普的率領下,奮勇迎戰,擊敗了孫俊峰,打死打傷孫俊峰團防30多人,還繳獲了一門土炮。”陳連振還報告說:“長陽紅六軍軍長李勛帶領突圍出來的十多個人,來到鄔陽關,組建了紅六軍三十八團,陳宗普任團長。成立了巴東、建始、鶴峰邊防司令部,曾賢文為游擊司令。”

賀龍望著飽經風霜的陳連振,緊握著他的手說:“老哥,我賀龍對不起你,沒有保護好你的兒子陳宗瑜,給你賠罪了,宗瑜的犧牲使你失去了親兒子,使我賀龍失去了一員令敵聞風喪膽的戰將!老哥喔,革命勝利了,我賀龍要為他立碑。我要告訴后人,陳連振養了一個好兒子,鄔陽關的陳氏家族代代出英雄!”

“軍長,不要說了,宗瑜的死,值得。伐木工、燒炭人,是中國共產黨人,是你賀龍軍長將我們引上革命的道路。你曾經說過,革命是要死人的,不付出代價,革命不會成功,請相信我,宗瑜犧牲了,我陳連振會接過兒子手中的槍,沖鋒不止,戰斗不息!”陳連振強壓心中的悲痛,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誓言,震撼鄔陽關的山嶺谷澗。

賀龍揮手指點著大蟆巖、鳳凰寨,無限激奮地說:“老哥啊,以鶴峰為中心湘鄂邊蘇區的建立,鶴峰人挑了大梁,不到六萬人的小縣,幾萬人跟我賀龍干,一呼百應,我賀龍啥本事,桑植洪家關舉事,哪一點離開了鶴峰的老百姓!要不是鶴峰的老百姓,我賀龍能有今天!老哥啊,你忍住兒子犧牲的悲痛,在敵人大兵壓境,你沉著迎戰,50多人與400多人敵人交戰,一個人與七八個敵人戰斗,足見你的勇氣和膽量和戰士們不怕死的精神。鄔陽關這個地方,自有史以來就是戰略要地,兵家必爭之地,四縣要塞,只要有你陳連振和你的隊伍在這個地方,敵人是無不所畏懼的。但是,我們萬不能輕敵。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尤其是紅四軍主力轉戰湘鄂邊各地,為的是盡早實現湘鄂邊蘇區的形成。敵人會趁紅四軍主力不在鶴峰,團防股匪、國民黨的軍隊進犯的兵力眾多,你們要做好充分準備,迎戰更為強大的敵人。”賀龍贊揚了陳連振的精神,又為鄔陽關的蘇區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軍長放心。我們一定配合好主力部隊的行動,把鄔陽關這個家守好,配合縣委特派員工作,把區鄉蘇維埃政權建設穩固牢靠,擴大組建游擊隊、赤衛隊,打擊敵人,壯大自己。”陳連振說。

“你說過,你是海,我是龍,我們一定要把國民黨反動政府攪得不得安生,還百姓一片青天!”賀龍再三叮囑說:“革命是艱苦的,要把隊伍穩定好,發展好。這次,湘鄂西前委決定向敵人兵力較弱的長陽、五峰發展,是紅四軍的一個新的戰略轉變,蘇區連片了,我們施展拳腳的地方就大了,你告訴戰士們,湘鄂邊蘇區的形成為時不遠了,到了那一天,革命的旗幟將會高高地飄揚在湘鄂邊上空!”

“軍長,放心好了,我陳連振在鄔陽關等候軍長的勝利消息。軍長,不是我吝嗇,我送軍長兩樣東西。”陳連振說完,把手一招,陳宗普牽著一匹赤色大馬走了過來。

“軍長,北上征途遙遠,我代表鄔陽關伐木工、燒炭人,駐守隊伍送軍長一匹戰馬,軍長騎著這匹戰馬馳騁湘鄂邊,喚醒工農,跟著共產黨革命到底!軍長,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鄔陽關神兵參加工農革命軍已是九個多月,276天,戰士們聽說軍長率紅四軍揮師北上,連夜炒了276斤包谷子,磨成炒面,以解戰士們長途征戰腹中之饑。”陳連振把馬的韁繩放在賀龍的手上,指著一袋袋炒面說。

賀龍的眼濕潤了。他深知陳連振、鄔陽關老百姓血濃于水的情分,更感知到,湘鄂邊,鶴峰老百姓是何等的支持中國共產黨人領導的工農革命。

“軍長,我陳連振再送給你兩樣東西。”

“你還送我什么東西?”賀龍詫異問道。

陳連振指著賀龍的腳和他手中的煙斗,說:“紅軍的軍長穿著一雙半邊草鞋,煙斗打著餓肚,要是國民黨的人看見了,會笑掉大牙的。我沒得皮鞋送,也沒得雪茄送,只能送你草鞋5雙,葉子煙一斤。”

“老哥啊,叫我賀龍如何感謝呢,我送你四句話,‘馬馳疆場為工農,炒面飽肚殺敵勇,草鞋踏遍湘鄂邊,得煙便喜是賀龍!’老哥啊,賀龍讀書不多,這幾句不成文的打油詩就是我的心嘛。”賀龍此時激情高揚,他把五雙草鞋,一把葉子煙,馱在馬背上,大喊一聲:“敬禮!”

賀龍率紅四軍主力,經金果坪、楊柳池,長途奔襲,占領枝柘坪。枝柘坪,位于清江河畔,與巴東、五峰交界,四面環山,形成一塊狹長的盆地。盛產稻谷,有“一枝二磨三榔坪”的美譽。長陽重鎮。幾十人團防駐守,王炳南率紅四軍主力一部,槍聲一響,團防即潰。

隨即,紅四軍主力揮軍指向資丘。資丘,全境位于高山,地形以立體峽谷為主,古長陽人、武落鐘離山、天柱山、九灣、巴王洞、神鼠洞,峽谷奇觀。東與鴨子口交界,南與五峰相連,西與魚峽口接壤,北與火燒坪毗鄰,地理交通位置優越,曾一度是鄂南商賈物流之地,山水之靈氣,造就民風之淳樸且反抗精神極強,清嘉慶年間(1796)在此爆發了以農民林之華、覃士輝、覃家耀為首的白蓮教起義。歷代統治者視資丘為要塞,軍事要地。駐軍,地域團防股匪橫行猖獗,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賀龍率紅四軍游擊長陽,是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的一大戰略抉擇,在長陽縣黨組織的配合下,圍殲資丘守敵,攻克資丘。建立了長陽縣蘇維埃政府。

在長陽都鎮灣附近的臺子,賀龍主持召開了軍事會議,會上長陽黨組織向賀龍報告了軍事斗爭情況:

在紅四軍游擊長陽之前, 5月至7月,根據湘鄂西前委、賀龍的指示,在李勛、陳壽山、陳澤南、李步云等帶領下,組建了工農革命武裝,長陽縣游擊隊于6月曾攻克縣城,殺死縣長。7月9日,共產黨員李勛,陳澤南、李子駿等率部1000多人,舉行‘西灣’起義,組建了中國工農紅軍紅六軍,李勛任軍長。建立蘇維埃政府,積極開展武裝斗爭。南京國民黨反動政府為之震驚,急令宜昌駐軍張發奎部旅長黃鎮球、團長陳風詔出兵“圍剿”。7月,紅六軍為避敵鋒芒,軍部決定移師桑植,與湘鄂西前委領導的紅四軍會師。8月5日,敵陳鳳詔團兵分三路突然包圍了紅六軍,紅六軍三面受敵,一面臨水,經過激戰,紅六軍傷亡慘重。參謀長李子駿帶領百名戰士與敵浴血奮戰,為掩護主力部隊突圍壯烈犧牲。前敵指揮兼軍法處長陳澤南、師長向泉山等80余人終因寡不敵眾,彈盡被俘,敵人喪心病狂地將陳澤南、向泉山80多人集體槍殺于資丘煙墩臺下的石灰窯。李勛率十多人突圍到鄔陽關,與陳連振部取得聯系,組建了紅二十八團。9月返回長陽榔坪,被叛徒梅孝達殺害。蘇維埃政權,農協會、婦女會、赤衛隊等組織幾乎被摧毀殆盡。

賀龍聽完匯報后,十分肯定了長陽黨組織面對強敵,堅持斗爭的精神,他指出:“1929年,是一個不平凡的年份,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建設取得了長足的發展,鶴峰、桑植、大庸、慈利、宣恩、利川、建始、巴東、石門、長陽等十幾個縣,工農革命的武裝斗爭、農民運動、蘇維埃政權的建立、各類群眾中組織的建立如火如荼,成為不可阻擋之勢,敵人的數次‘圍剿’、‘兜剿’,不僅沒有剿滅我們,反之,紅軍越戰越強大,蔣介石對湘鄂邊的兩次‘圍剿’被粉碎,說明了什么。說明了中國共產黨人領導的工農革命順應了民眾之大勢,革命洪流滾滾向前,不可阻擋。”

湘鄂西前委、審時度勢,坦然面對革命道路上的艱難曲折,根據賀龍意見,前委決定成立長陽獨立師,由黃超群任師長,李步云任黨代表,賀龍還授予黃超群、李步云每人一只手槍,一再強調要用武裝保衛發展蘇區,堅持長陽的革命斗爭。

為恢復長陽蘇維埃政權,賀龍迅速派出紅四軍大部分骨干,配合、協助長陽黨組織、長陽獨立師,深入到區鄉,宣傳紅軍主張,發動群眾,激發群眾提高革命的積極性,鼓勵大家不要被敵人一時之猖獗所嚇倒,半過多月時間,長陽區鄉蘇維埃政權、農協會、婦女會、赤衛隊等組織得以恢復,域內的團防股匪滅的滅,逃的逃,一是銷聲匿跡。廣大人民群眾無不歡欣鼓舞,群眾唱到:“十月里來小陽春,賀龍下令會六軍,一路專打坐山虎,一心要救窮苦人。”

前委、賀龍認真分析了游擊長陽、五峰的形勢,認為長陽形勢基本穩定,區鄉蘇維埃政權工作正常,決定率紅四軍向五峰方向游擊。擇地漁洋關為游擊區域,漁洋關是賀龍的老碼頭。 15歲他趕騾子販茶,來到漁洋關做過生意,做過事,跟當地一個客棧老板叫尹道和的學放排。一次,木排在河中撞上了大巖頭,木排撞壞了,尹道和掉進河中,賀龍不顧一切,救了尹道和一命,尹道和感謝他,賀龍說:“靠力氣吃飯的人更應相救。”

漁洋關是宜都、長陽、五峰、湖南石門四縣交界地,盛產魚、羊,故得名。元代為阻止土司過境侵擾,保漢疆邊民安寧,曾在此設關,是江漢平原通往鄂西山區的“咽喉”要道。

1929年11月21日,紅四軍主力攻占漁洋關,22日建立了五峰縣第一個蘇維埃政權——五峰縣漁洋關區蘇維埃政府。

當敵調兵向五峰進剿時,紅四軍主力于12月中旬回師鶴峰,并向巴東、建始、恩施、宣恩發展。

紅四軍返回鶴峰以后,湘鄂西前委決定,在鶴峰縣城召開賀桂如、陳宗瑜烈士追悼大會。追悼大會由王炳南主持,陳協平致悼詞。賀龍懷著及其沉痛的心情講了話,他說:“賀桂如、陳宗瑜同志作戰勇敢,不怕犧牲,為革命而死,無尚光榮。”同時他號召:“全體同志學習烈士的革命精神,為打垮蔣汪政府,建立工農政權而英勇戰斗。”追悼大會激勵著紅軍將士的斗志,堅定了根據地軍民在黨的領導下武裝斗爭必勝的信心。

會后,賀龍和前委的同志對陳宗瑜的父親陳連振、妻子徐滿姐表示了親切的問候,將陳宗瑜烈士的遺體運回鄔陽關安葬。

歲月滄桑,曾經的英雄已經長眠于莽莽群山之中,林濤陣陣,山風輕訴,那是人民對革命英雄的永遠懷想與深切思念。

與此同時,前委決定成立了紅四軍第五路軍,任命陳連振為五路軍總指揮,劉植吾任黨代表,陳連福任參謀長,下設四個團:三十八團團長陳總普,三十九團團長覃正軍,四十三團團長陳慶光,補充團團長陳增山,共500多人,活動在巴東、建始、鶴峰、長陽邊界。

“報告軍長!”前去恩施紅土溪返回的偵察員報告。

“進來。”隨著賀龍的回應聲,紅一團派的兩個偵察戰士走進了賀龍的辦公室,軍長辦公的地方實際上就是鶴峰縣委、縣蘇維埃政府大門口旁邊的一間雜物間,設備十分簡陋,一張吃飯的桌子,一把只有三條腿的椅子,桌子上出了文件,就是地圖,奢侈點是多了幾匹葉子煙。縣委、縣蘇維埃政府的領導不知多少次要調換他的辦公地方,只要一動,就會遭到賀龍的嚴厲批評,他說:“鶴峰、桑植有一個壞習慣,哪家嫁姑娘,要請娘家的人做后家,這個后家隨便可以找婆家的麻煩,搞得婆家下不了臺,這個習慣要改,我賀龍是來打仗搞事的,不是來做后家的,做事的地方要那么講究做么得!”只要賀龍這句話一出口,再也沒有人要換他辦公的地方。

“軍長,12月16日,恩施紅土溪團總趙金軒率100多團丁侵入紅巖坪、石灰窯、椿木營,掠走耕牛12頭,糧食上千斤,擄走藥材數擔、臘肉、雞子無數,打傷老百姓幾十人。趙金軒揚言說......”報告的戰士不做聲了。

“趙金軒說什么了?”賀龍追問。

兩個戰士低著頭,口不開,不吱聲。

“說什么了,告訴我!”賀龍有點耐不住了。

“軍長,趙金軒說......說,要用你和王炳南的腦殼換回耕牛、糧食,還有被他擄走的藥材。”一個戰士不得已報告說。

“這有什么,只要他趙金軒敢要,我賀龍就把腦殼送給他!搞邪噠,蔣介石、汪精衛那個不想要我的腦殼,向子云幾千人,拿幾千大洋也沒拿走我的腦殼,趙金軒算何物,紅土溪具體情況怎樣?”

“報告軍長,紅土溪是恩施的一個小村,人戶不是很多,且地理位置獨特,東北與建始的景陽河官店交界,西南與鶴峰中營、西北與宣恩椿木營相連,還與恩施新塘毗鄰,北與恩施沙地一江之隔,是恩施、建始、鶴峰、宣恩四縣交界的商賈中心。趙家幾代人為匪,殺人越貨,無惡不作,到了趙金軒這一代,耍盡了卑劣下流的手段,男人甩錢鋪路,趙金軒的媽、老婆生纏死纏川軍的一個旅長,換回了些槍彈。有槍便是王,趙金軒撈了一個團總,手下有了百多人槍,團總部設在紅土溪街中心一幢大木房子里,刀槍林立,把守嚴密。”一個戰士一口氣把偵察的情況報告完。

“呵呵,就這么多?”賀龍問道。

“報告軍長,偵察情況就這么多。”戰士回答。

“辛苦了,好好休息,到時候,我們去給趙金軒來一個劁豬匠劁豬,下一句怎么講?”賀龍故意買了一個關子。

“軍長,是不是連卵子一起割掉嘛。”兩個戰士笑著跑了出去。

1930年1月8日,拂曉。賀龍率紅四軍主力,疾行60多里,到達中營坪。

中營游擊隊,事先接到軍部命令:配合紅四軍主力作戰,消滅趙金軒,隊員們把大刀磨得亮閃閃的,爪子火、三眼銃,裝足了火藥和鉛彈,草鞋系得緊緊的,包谷子炒面備得足足的,摩拳擦掌,只待沖鋒,用隊員們的話講,手癢癢的,恨不得用爪子火、三眼銃,一槍把趙金軒搞個紅炮子穿胸,刀剁八塊。

賀龍、王炳南仔細檢查了游擊隊員的裝束,尤其是看到隊員把爪子火所用引信放在耳朵殼里,保溫防潮,以免開槍啞火,十分贊賞。

“同志們,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西蘇區的建立,敵人是不甘心的,趙金軒十惡不赦,蔣介石的國民黨反動派幾次對鶴峰、桑植重兵圍剿,都少不了他趙金軒,紅四軍主力游擊五峰、長陽,趙金軒趁我紅四軍主力回師鶴峰之際,又一次襲擊了中營、椿木營一帶,掠走錢糧、耕牛、藥材,還揚言要我和王炳南的腦殼換回這些東西。當然,只要是為老百姓,我賀龍和王炳南的腦殼算不了什么,但在敵人面前,我們的腦殼不是一般人可以取走的,同志們,趙金軒要我們的腦殼,可我們也要趙金軒的腦殼,為了湘鄂西根據地的建立,為了蘇區人民,為了工農革命的勝利,消滅趙金軒!”

“保衛蘇區,消滅趙金軒!”戰士們群情振奮。

“同志們,軍長講了,滅掉趙金軒事關重大,戰斗中大家既要不怕流血犧牲,英勇奮戰,但又要保護好自己,下面我宣布:紅一團為主攻部隊,中營游擊隊配合,不惜一切代價,消滅趙金軒!”

“不惜一切代價,消滅趙金軒!”戰士們氣血昂然,高聲吶喊。

“同志們,消滅趙金軒,出發!”賀龍手擎煙斗,把手一揮。

崎嶇的山路上,紅四軍主力、中營游擊隊300多人,疾行奔馳。一天一夜行軍190里,翻越了數座大山,穿過無數的溪流峽谷,于9日凌晨攻進了恩施紅土溪。

王炳南指揮紅一團分三路包抄,把紅土溪小街嚴嚴實實圍住,手槍隊在中營游擊隊的引導下,順勢而上,直撲趙金軒團總部。

“砰!”一聲槍響,劃破凌晨的寂靜。

“哪里打槍?”趙金軒慌忙掀掉身上的被子,溜下床,手提駁殼槍,驚慌叫喊。

“團總,不曉得是什么隊伍,我們被包圍了。”一個團丁報告。

“干什么吃的,快叫麻子隊長給老子頂住!”趙金軒,慌亂中發號施令。

麻子隊長叫譚二拐子,這家伙是趙金軒的幫兇,殺人不眨眼,放火不皺眉,趙金軒都懼他三分。

“團總,麻隊長被打死了。”團丁說。

“叫兄弟們死守大門。”趙金軒有點亂了,是哪個家伙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槍聲四起,地上團丁的死尸橫七豎八的,王炳南令號兵吹號,紅一團戰士們猶如席卷殘云,喊殺聲震耳欲聾。趙金軒團總部被圍得水泄不通。

戰斗一開始,中營游擊隊的隊員們,手中的爪子火、三眼銃就沒歇息過,“嗵!嗵嗵!”槍響,鉛彈迸發,濃濃的槍煙霧團彌漫著趙金軒的團總部,刺鼻的火藥味,嗆得趙金軒二氣不來,他顧不了許多,在幾個團丁的簇擁下,從屋內逃了出來。他用手摸了一把臉上的鼻涕淚水,睜開眼睛一看,幾百支刀槍對著他。

“你們是何方大爺,敢來為我趙金軒的難,就不怕有朝一日,陰溝的篾片翻身。”趙金軒死到臨頭,豬腦殼煮爛了還牙腔骨硬。

“趙金軒,我是紅四軍的王炳南,你不是要賀龍和我的腦殼換回你掠走的錢物嗎?今天,我們送上門來,你說,怎么換法。”王炳南厲聲問道。

“呵呵!怎么換法,你說了不算,就說你是王炳南,腦殼送上來了,那也換不走,還差賀龍的腦殼。”趙金軒嚎叫。

“趙金軒,我賀龍的腦殼來了!”賀龍從戰士中間走了出來。

趙金軒,反復看了看賀龍,說:“你就是賀龍?”

“是,我就是賀龍,我的腦殼你趙金軒哪門個拿法?”賀龍語聲不高,且威嚴入木三分。“趙金軒,你幾代人為匪,欺壓民眾,人世間的惡你都作完了,共產黨領導的工農革命,你也敢螳螂擋車,自不量力,誰取誰的腦殼,人民說了算!”

“你賀龍膽子不小啊,膽敢送上們來,我趙金軒且能說話不算話!”趙金軒說完,突然舉槍。

“通!通!”兩聲爪子火槍響,趙金軒胸脯穿了拳頭大一個洞,身子略晃動了一下,栽倒在地。

“啊!趙金軒被打死了!”戰士們,游擊隊員們的歡呼聲響徹云霄。

戰斗進行不到一個小時,趙金軒的團防武裝全部被殲,趙金軒被中營游擊隊員用爪子火擊斃,繳獲長短槍100多支,沒收了他盤剝農民所積存的大量藥材、桐油、布匹、糧食等物資。

賀龍、陳協平領導紅四軍在石灰窯、紅土溪一帶開展了7天的工農革命宣傳,發動群眾,建立了蘇維埃地方政權。

至此,以鶴峰為中心包括五峰、長陽、桑植、石門等縣的湘鄂邊蘇區形成了。(當時巴東金果坪、建始大荒口、恩施石灰窯、宣恩的椿木營等地區屬鶴峰的縣蘇維埃政權管轄),成為湘鄂西根據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責任編輯:向麗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11选5怎么玩赚钱 双色球胆拖投注计算表 彩票投注单打印软件 888sl备用网址 飞禽走兽压6门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时时彩后2 稳赚 3d复式胆拖投注金额计算表 时时彩 骗局 鼎盛国际是个什么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