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人文頻道>鶴峰印象

賀龍在鶴峰之兩個重要代表大會(0/0)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02日 點擊數: 字號:

鶴峰是賀龍的第二故鄉,是以賀龍為首的湘鄂邊蘇區的中心地、大本營。鶴峰留下了賀龍許許多多傳奇故事,成為一種永不消失的紅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鶴峰人民的血脈中流淌、傳承。

?

?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春的到來,溫柔而又交纏著一絲寒意,樹芽露出羞澀的幼稚,小草迸發出頑強的生命力,破土而出,大地穿上了淡淡的綠色的新衣。

四月中旬,五峰、鹿兒莊。長陽、枝柘坪。賀龍率紅四軍主力一部到五峰、長陽等縣游擊,與當地黨組織取得了聯系,處決了一大批罪大惡極的土豪劣紳,擴大了紅四軍的影響。

建始大荒口鄉建立了農協會,郭春青任農協會主席,歸鄔陽區蘇維埃管轄。

1929年4月10日,敵成立“桑鶴聯防剿匪指揮部”,陳策勛任指揮。

五月上旬,賀龍率紅四軍主力返回鶴峰縣城。

溇水河,南岸、北岸,柳樹下,歡聲笑語,洗衣服的姑娘們洗衣棒“啪,啪啪”節奏興暢,娃兒們淺水游玩,浪花中笨拙的狗爬式叫人愜意。

“姐,來一個。”一個姑娘的叫喊聲。

“姐,來一個嘛。”姑娘們齊聲吆喝。

“來一個就來一個,哪個怕哪個嘛,說好了,我來了都要來。”一個姑娘放下手中的洗衣棒,站了起來,清了清嗓音,唱了起來:

“清早下河嘛洗衣裳,搓起衣服嘛想君郎,君郎跟著嘛賀龍軍,打盡土豪享太平。”

“姐,入洞房都三天了,想男人就是想男人了,還說想君郎呢!我要是入洞房了,那就是豆腐伴大蔥,一清(青)二白,男人就是男人,睡瞌睡時,到底哪個上床,是男人還是君郎,不要搞得那么復雜么。”說完,笑聲迭起。

柳樹下,涼風習習,賀龍、陳協平,坐在柳樹下,放松心境,賀龍望著清澈透底的河水,浪花形影,河中魚兒歡游,南岸的洗衣棒捶打聲,歌聲,笑聲,深感革命責任之重大,百姓之期盼,催人戰斗,金戈鐵馬奮蹄疾。

“對面的歌唱得真好,協平同志,有不有興趣,對唱一首。”賀龍饒有興致地說。

“軍長,等到革命勝利的那一天,別說一首,就是讓我陳協平站在這溇水河畔唱它三天三夜也行。”陳協平說。

“說好了,可就別反悔,到了那一天,我賀龍和你,還有前委的同志,鶴峰縣委、縣蘇維埃的同志,紅四軍的戰士們唱臺大戲,找幾個人陪你表演采蓮船,我就搞一幫人玩獅子燈。我玩龍頭,你看行不。”賀龍對陳協平說。

“軍長,玩獅子燈,那個玩龍頭的非您莫屬。您想啊,湘鄂西這只大獅子,這只龍頭重于泰山,何人將它擎于手中。軍長,你說,五峰、長陽之游擊,紅四軍影響的擴大,對湘鄂連成一片意義非同小可,紅軍目前的發展方向應該是以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為方向,擴大區域,鞏固已建根據地之成果,龍頭才是這樣的發展之路子的頭。”陳協平說。

賀龍咂了幾口煙,陳協平的一番話將他引入深思。從陳協平的講話中使他明白一個道理,龍頭駕馭整個舞獅隊的能量,龍頭進,獅身獅尾也得進,這跟吃飯要一口一口的吃,仗也要一仗一仗的打的道理,根據地建立必須是一塊一塊的建,一口是不可能吃成一個胖子的。

“軍長!”盧冬生邊跑邊喊。

“軍長,盧冬生向您報到。”

“辛苦你了,冬生同志,兩月不見瘦多了。”賀龍握住盧冬生的手,心疼地說。“快說說,中央有什么指示?”

“到中央后,我見到了周恩來同志,送上了湘鄂西前委給中央的報告,這是中共中央的指示信。”盧冬生遞給賀龍一個牛皮紙信封。

賀龍迫不及待地拆開信封,一邊讀一邊發出感嘆:“太好了,中央的指示太及時了!”

“軍長,你說,中共中央指示信是誰起草的嗎?”盧冬生說。

“不知道,你去的中央,我又沒去。以我想啊,這指示信一定是周恩來同志起草的。”賀龍笑了笑說。

“不錯,中央看了湘鄂西前委的報告,周恩來同志又親自找我詳細了解了湘鄂西斗爭的情況,周恩來同志十分關心湘鄂西根據地的建立、蘇維埃政權的建立,黨組織發展和群眾組織的建立,黨組織的影響力和群眾的思想基礎,紅軍的發展。”盧冬生進一步說。

“好啊,我知道,1928年,我從上海出發回湘西,臨走前,周恩來同志請我和周逸群吃飯,說,中共中央同意了我回湘西搞武裝斗爭的請求。‘負責發展工農武裝,開展游擊戰爭,建立蘇維埃政權。’我們一直是按照中央和周恩來同志的要求做的,但是做的好還是不夠好,難說。這次,中共中央的指示信再一次給我們指明了方向,明確了目標和任務,湘鄂西根據地將會發展得更好。”賀龍說:“協平同志,立即召開前委會議,傳達中共中央指示信精神。”

湘鄂西前委在鶴峰縣城召開會議,傳達了中共中央1929年3月17日給賀龍給湘鄂西前委的指示信,根據中央指示,討論了紅四軍的行動部署。

賀龍在傳達中指出:中共中央的指示信,是針對湘鄂西前委臘月初七給中央的報告寫的。信中對湘鄂西蘇區發展的幾個重大問題做出了明確答復:

“從建始與鶴峰兩次戰爭經驗來看,你們發動了群眾,鎮壓了豪紳,收繳了民團和警察的槍支,這些都是合乎游擊戰爭的原則的,是對的,不過游擊戰爭最重要的是要有組織性,要與群眾有密切的聯系。過去的游擊戰爭,發生過一些不好的傾向,今后尚易犯而應注意者:第一是脫離群眾,使群眾完全不了解游擊戰爭的意義是為發動群眾進行土地革命。第二是毀滅城市及大燒、大殺、大搶的傾向。這種傾向是一種游民無產者心理的反映,它足以妨礙黨在一般群眾中甚至工人群眾中的影響的發展。我們在黨內必須極力肅清這種不正確的觀念。……游擊戰爭的主要任務,是實現農民斗爭的口號,削弱反動派的力量及建立紅軍,這些當然是你們能夠了解而且正在進行的。……我們游擊隊勢力所達到的區域,自然必須發展大部分的組織,擴大群眾組織,推動并幫助群眾斗爭,擴大我們的宣傳。”

信中介紹了毛澤東、朱德總結的建軍經驗,要求前委參考,以加強部隊建設。”

信中說:“在朱、毛軍隊中,黨的組織是以連隊為單位,每連建立一個支部,連以下分小組,連以上有營委、團委等組織。因為每連都有組織,所以在平日及作戰時,都有黨的指導和幫助。據朱、毛來人說,這樣的組織,感覺還好,將來你們部隊建黨時,這個經驗可以備你們參考。”

關于當前政治形勢與紅四軍的發展方向問題,信中指出:

“目前,反動的統治階級內部各派勢力的沖突,正由醞釀而加緊而準備更大的破裂——軍閥戰爭。……在這個政局下,雖然可與你們有一個很好的發展機會,不過你們的勢力還很微弱,同時湘西、鄂西一帶黨的組織及群眾的組織還缺乏基礎,此時欲圖大的發展,亦尚困難。你們來信說,紅軍擬向下游發展,將來以湘西之常德或鄂西之宜昌為目的地,這種計劃還太大不切實。目前所應注意,還不是什么占領大城市,二是在鄉村中發動群眾,深入土地革命。故你們的主要任務,還在游擊區域之擴大,群眾發動之擴大,絕不應超越了主觀的力量(主要的還是群眾的力量,不應只看見武裝的力量),而企圖立刻占領中心工商業的城市。”

“鄂西、湘西發展區域究竟以何處為最好,這個問題,因為我們對湘西、鄂西的實際情形尚不十分明了,不能具體地答復。在原則上說,游擊戰爭的發展,應該是向農村階級矛盾與斗爭到了最激烈的地方,黨和群眾的組織有相當基礎的地方,以及給養豐富,地勢險峻的地方為最宜。不過這些條件很難俱備,你們可斟酌實際環境,取這些條件最多者而選擇之。”

賀龍說:“中共中央的指示信,是針對湘鄂西前委臘月初七給中央的報告寫的,信中對湘鄂西蘇區發展的幾大問題做出了明確的答復。中共中央在信中對我們前三個月的工作給予了肯定,認為我們的工作發動了群眾,鎮壓了豪紳,收繳了團防和警察的槍支,合乎游擊戰爭原則,是對的。提出了游擊戰爭的最重要的是組織性,要與群眾有密切聯系。指出了今后尚易犯而應注意的兩種不好的傾向:一是脫離群眾;二是毀滅城市及大燒、大殺、大搶。明確了這兩種傾向的危害性,黨內必應極力肅清這種不正確的觀念。中共中央在信中指出了湘西鄂西武裝勢力微弱,黨的組織,群眾組織缺乏基礎。發展計劃太大而又不切實,我們當前的主要任務是:還不是什么占領大的城市,而是在鄉村發動群眾,深入土地革命,還在游擊區域之擴大,群眾發動之廣大,決不應超越了主觀的力量。”

賀龍說:“中共中央的指示信指出,在發展區域上要選擇農村階級矛盾與斗爭到了最激烈的地方,黨與群眾組織有相當的基礎的地方,給養豐富、地勢險峻的地方,這四個條件湘西、鄂西完全具備,尤以鶴峰最突出,在杜家村改編時我們就提出建立鶴峰根據地的方向,第二次解放鶴峰后,湘鄂西前委重點提出了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擴大游擊區域,建立黨和群眾組織,我們的做法是符合中央要求的。”

湘鄂西前委,及時召開了鶴峰縣委書記、委員,縣蘇維埃政府主席、副主席、委員,紅四軍中隊以上中隊長、黨代表,支部、黨員大會,學習傳達中共中央指示信。

會上,賀龍指出:“中共中央指示信,這些指示都非常及時,對湘鄂邊蘇區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我們的每一個領導干部,每一個黨員,都要認真學習和落實,明確我們的工作方向,明確我們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的工作任務。根據中共中央指示信精神,特別需要嚴肅糾正過去發生過的‘大燒、大殺、大搶’傾向,我們一些同志,不講黨的原則,不講紅軍紀律,在工農群眾中造成了惡劣的影響,黨內必應極力肅清。這種‘三大’現象必須堅決制止,不管在今后任何時候都不得再發生!”

中共中央指示信在前委、鶴峰縣委,縣蘇維埃政府,黨員干部中觸動很大,賀龍引導大家回過頭來看工作,不再走回頭路,吸取教訓,

前委、賀龍根據中中央指示信,研究了黨的發展和蘇區的建設,指示鶴峰縣委,縣蘇維埃政府,召開第一次黨的代表大會和蘇維埃政府代表大會。

5月8日,李家大屋,縣蘇維埃政府。

全縣第一次黨的代表大會和蘇維埃政府代表大會勝利召開,大會會場主席臺莊嚴肅穆,鐮刀斧頭旗,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軍旗,鮮艷奪目。大會主席臺后上方懸掛著“中共鶴峰縣第一次黨的代表大會”、“鶴峰縣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會標。

鶴峰縣委書記陳協平,宣布“中共鶴峰縣第一次黨的代表大會暨鶴峰縣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開幕。

代表們爆以熱烈的掌聲祝賀大會的召開,湘鄂西前委、賀龍,中共鶴峰縣委、鶴峰縣蘇維埃領導走上主席臺就坐

黨的代表大會由陳協平報告了黨的組織建設工作,蘇維埃代表大會由楊英報告蘇維埃建立工作。

縣委書記陳協平向大會報告了鶴峰縣黨的組織建設情況,他說:“全縣十一區,1929年上半年三個區建立了區委會,中共第一區(城郊)委員會,1929年春由縣委員吳琛組建,區委機關駐鶴峰縣城,書記吳琛,隸屬中共鶴峰縣委;中共第二區(太平鎮)委員會成立于1929年春,由陳協平組建,區委機關駐太平鎮,隸屬中共鶴峰縣委,書記鄧忠義;中共第五區(鄔陽)委員會,1929年春,縣委派周其到鄔陽關開展黨的組織建設工作,成了中共鶴峰縣第五區委員會,書記周其,區委機關駐鄔陽關,隸屬中共鶴峰縣委。”

楊英向大會報告了鶴峰縣蘇維埃建立情況:“一區(城關),主席田師安。二區(太平),主席鄧忠義。五區(鄔陽),主席李茂庭。四區(留駕),主席周海濤。十區(走馬),主席賀佑明。五個區成立了蘇維埃。”

縣委召開鶴峰縣蘇區第一次黨的代表大會和蘇維埃代表大會,大會傳達了中共中央指示信,重點討論了黨的發展和鶴峰蘇區建設,確定了紅四軍的發展方向,進軍桑植,擴大根據地。

鶴峰縣第一次黨的代表大會,重點研究組織發展。

賀龍指出:“黨的組織發展時間里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的之重頭,地方黨的組織發展,軍隊黨的組織發展,都關系到根據地的建立,前三個月,哪個地方黨的組織發展搞得好,那個地方工作成效就顯著,哪個地方黨的組織發展薄弱,那個地方的群眾思想基礎,黨組織的影響力就薄弱,工作就上不去。我們發展黨的組織,不僅要講組織的大小,重要的是要講質量,發展黨員一定要講條件,講標準,嚴肅黨的紀律。只有這樣,我們黨的組織才會越來越強大,在群眾中的影響力,號召力才會越來越深,越來越大。”

大會決議:

一般黨員發展條件:1、成份好,以雇農為主,其次是半耕農與自耕農;2歷史清楚,與土豪劣紳無聯系;3對黨忠誠,對敵斗爭堅決,革命到底,至死不變。

對于發展對象,事前要進行個別考查與教育,由組織上派專人個別談話,有的工農分子還要送到有關部門學習。

經過認真考查教育,對真正具備了條件的,由個人申請,一至二個黨員介紹,經小組討論和支部大會通過,并報上級黨組織批準然后舉行入黨宣誓。

誓詞:“努力革命,階級斗爭,服從組織,嚴守秘密,犧牲個人,永不叛黨。”

入黨后,發有紅緞子制作的黨證。繳納黨費,多少不限。

黨的組織生活嚴密:支部大會每月一次,小組會三至五天一次,主要是:1、檢查黨紀的執行,看是否有泄密、貪污和不正當的男女關系;2、研究布置工作,討論敵情和打土豪問題;3、研究發展黨員;4、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5、進行黨的知識和國際國內形勢的教育。

黨員違反紀律要給予處分,有勸告、警告、留黨察看、開除黨籍等。凡脫離組織三個星期以上者算自動脫黨。

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重點討論了根據地的開辟和發展。大會還討論了蘇維埃政權的性質,縣、區、鄉蘇維埃人員配置,選舉辦法,工作隸屬關系,政策制定及執行方法等。

賀龍在參加討論時指出:“蘇維埃政權的建立,就是看發動群眾深不深入,群眾發動起來了,農民運動開展起來了,蘇維埃政權就得以鞏固,根據地的開辟和發展,就是看我們蘇維埃政權的影響力和號召力,中共中央指示信,明確了我們蘇維埃政權的任務,我們就要朝著這個目標奮斗。全縣是十個區,九十三個鄉,群眾組織的建立,擔子可不輕啰。”同時賀龍就蘇維埃政權性質,人員配置,選舉辦法等提出修改辦法,他一再要求;蘇維埃政權的工作,一定要在黨的領導下進行。

代表大會決議:蘇維埃政權是工農民主政府,縣、區、鄉政權的領導人由群眾大會選舉產生,縣蘇維埃設主席一人,副主席二至四人,正副主席組成主席團,有秘書組,下設肅反、土地、軍事、糧貿、組織、宣傳、文教等委員會,每個委員會有委員三至五人。區、鄉蘇維埃均設主席一人,副主席一至二人,配有秘書一人以及土地、肅反、軍事、財糧、組織、宣傳、文教等委員。縣、區、鄉蘇維埃每半年或一年選舉一次,可連選連任。凡蘇區人民,年滿18歲以上的,不分男女,都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各級蘇維埃在黨的領導下進行工作,各項重大政策、措施,首先在黨內討論,作出決議,然后執行。

大會閉幕,賀龍作了重要講話:“鶴峰縣黨的第一次代表大會,鶴峰縣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勝利閉幕,我們傳達學習了中共中央指示信精神,明確了我們的主要任務,明確了斗爭的方向,黨的代表大會重點討論了黨的組織建設,對組織建設的發展提出了很好的辦法。縣蘇維埃第一次代表大會重點討論了根據地的開辟和發展,縣委已決定,派周其、龍在前、朱西元、唐樹勛、易發琛、吳琛等分赴鄔陽、留駕、太平、燕子、茅坪、中云等區開展工作。這種辦法好啊。同志們,這次代表大會,我們迎來了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的高潮。我們要扎實地工作,把中共中央指示信落實好,把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建設好,直到完全取得革命的勝利!”

會后,紅四軍進軍桑植,擴大根據地。進軍前,前委對紅四軍進行了整編,整編后,軍長仍由賀龍擔任,黨代表陳協平,一路指揮仍是王炳南,黨代表仍是張一鳴,原一二中隊編為一團,團長賀桂如,黨代表龍在前。賀炳南、賀沛卿、向伯勝分任一、二、三營營長,原特科大隊編為第四團,團長陳宗瑜,黨代表徐錫如。谷中清、唐占益分任一、三營營長,范松之任該團特務連長。谷志龍部編為獨立第二旅,旅長谷志龍,黨代表汪毅夫。各營、連都成了黨的營委、支部或小組,在士兵中培養發展了一批黨員。

責任編輯:向麗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六肖复式五肖共多少组 怎样买大小单双技巧 江苏时时开奖号96期 重庆时时彩龙虎3期计划 4肖8码默认版块DiscUZ pk10极速赛车计划网页 北京pk拾软件手机版 北京pk10高手杀号法 七个肖五肖中有多少组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