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人文頻道>鶴峰印象

賀龍在鶴峰之走馬安民大會(0/0)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02日 點擊數: 字號:

鶴峰是賀龍的第二故鄉,是以賀龍為首的湘鄂邊蘇區的中心地、大本營。鶴峰留下了賀龍許許多多傳奇故事,成為一種永不消失的紅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鶴峰人民的血脈中流淌、傳承。

?

?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王文軒被擊斃后,國民黨反動派為了制造混亂,極力挑撥紅軍與十區(走馬)人民群眾的關系,在走馬坪一帶散布謠言,說:“跟王文軒打賀龍的人都是走馬坪的,賀龍要到走馬坪報仇,土鏟三尺、雞犬不留。”走馬坪,不少群眾顧慮重重,惶惑不安。

3月下旬,敵人的第一次“圍剿”被徹底粉碎了,根據地逐步擴大,十區(走馬)的農民運動,區、鄉農協會的建立,根據地的建設,地方武裝的建立,在全縣十個區中最弱,農民群眾根本上還沒有發動起來,農協會組織的建立幾乎是空白。前委、賀龍決定紅軍主力轉移外線作戰,其戰略意圖就是引開敵人的注意力,使以鶴峰為中心的根據地建設發展壯大。

桑植團防向鳳翔、劉子維,在王文軒聯合下,第一次向鶴峰發起攻擊時,途中得知王文軒被擊斃,倉惶逃回。隔些時日,探知陳宗瑜特科大隊對北路團防陸明清進行反擊,直搗陸明清老巢,救回親人。紅軍主力一部收復了鄔陽關,各路團防紛紛敗退。紅軍并在建始的大荒、白沙、官店,鶴峰的中營、麻水一帶游擊。縣城空虛,賀龍此時抽調不出多少兵力對外作戰。以為有機可趁,糾集七八百人攻擊七郎坪、紅土坪、堰埡一帶,燒殺掠搶,反革命氣焰囂張之極。

3月28日,賀龍率紅軍主力300多人,從鶴峰出發,一天一夜行軍180里。29日上午在堰埡與桑植龍潭坪交界處的山坳上雙方突然遭遇,敵人從山下上來,是企圖趁紅軍尚在鶴峰之機,再去堰埡撈一把,殊不知紅軍從拗口下山朝龍潭坪進發,尋殲向劉二匪,一下一上,紅軍占優勢,賀龍一聲令下,紅軍戰士來個猛虎下山,向鳳翔、劉子維不戰而退,掉頭下山朝龍潭坪奔逃。

向鳳翔揮動著連槍邊跑邊竭力嘶叫:“頂住,頂住!”紅軍下山旋風般陣勢,團防兵個個恨爹媽把腿給生短了,跑都來不及,哪能抵抗得住,顧不了向鳳翔的威脅,慌忙涉水渡過廟嘴河,向樵子灣方向逃竄。

“神了,昨兒還在鶴峰城,一個夜工的功夫,今兒在這里就碰到鬼了!”劉子維逃往羅峪,賀龍率部追至羅峪,打散了他的團防,繳獲槍30多支,燒了他在羅峪的老巢,迫使他逃得無影無蹤。

3月29日,賀龍率部路過七郎坪,部隊暫時歇息在谷志龍家,便帶上汪毅夫和手槍隊的幾個戰士來到鄧仁山墓地。谷志龍也跟上山來。賀龍繞墳墓轉了一圈,脫帽,三鞠躬,說:“仁山兄弟,哥賀龍看你來了。”說完淚流滿面。賀龍的這個舉動,深深觸動了在場的谷志龍。

從鄧仁山墓地回來,部隊準備出發。

谷志龍說:“軍長,借一步說話,有一事我不明白。”

賀龍看了看,說:“請講。”

“剛才,我在鄧仁山墳墓那里,我看見您哭了,是為什么?”谷志龍不解地問。

“志龍,你也是帶兵的人,這一點你不明白嗎?我們紅軍官兵平等,人人皆兄弟,鄧仁山是保護我犧牲的,雖然他不是紅軍,但他為革命犧牲了,我們永遠都要記住他。志龍啊,這一點是舊軍隊,國民黨的軍隊做不到的,只有共產黨做得到。”賀龍語氣不重,但震撼了谷志龍的心。

谷志龍很沉思了一會兒,說“軍長,假若我的百多個兄弟跟您干,是不是跟鄧仁山一個樣。”

“志龍啊,我賀龍跟你這么說,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不欺負老百姓,不危害革命,要是走了,我同樣去看他,同樣給他鞠躬。”賀龍坦誠的說。

“軍長,我帶的兵有兩點是其他人做不到的,一是不禍害百姓,二是不當土匪,不做山大王。”谷志龍說話底氣足。不遮掩。

“你的心思我曉得了,這樣吧。300多人在你這里打個‘土豪’。吃頓飯,今天我還要趕到走馬坪,明天要開個‘安民大會’,王文軒被擊斃后,走馬坪有人給我們紅軍,給我賀龍潑臟水。我要去安慰百姓,給他們說說道理,王文軒不以紅軍為敵,不進攻鶴峰縣城,不去禍害百姓,殺他干什么?”賀龍拍了拍谷志龍的肩膀。

飯后,谷志龍整理好隊伍,把賀龍請過去,要他講幾句話。

賀龍高興地接受了谷志龍的邀請,來到他的隊伍前,從頭到尾看了一遍。說:“我賀龍看你們都不是壞人,個個都是農民子弟,好角色!要是跟共產黨干,跟我賀龍干,那就不得了啰。”其實他說這話,心底里有哈數,飯前,谷志龍說話意思明擺著,就是這么說,谷志龍也不會反對,因為這么多年,他對他是中立的。

“兄弟們,軍長說了,要是跟軍長干的,站在我的左邊,要是不愿干的,我發給十元大洋,回家抱媳婦去。”谷志龍把話一說完,眼前一個人也沒有了,全站在他的左邊。他笑了。

“哈,哈哈!好,好!我賀龍今天發財了,白吃一餐飯不算,百多人跟我干,當紅軍,有一句丑話說在前頭,我們桑植、鶴峰人有句話,‘要吃辣椒不怕辣,要當紅軍不怕殺’。記住了嗎?!”賀龍話不多,但其要求嚴厲。

“軍長講的記住了嗎?請回答。”谷志龍說。

“記住了,‘要吃辣椒不怕辣,要當紅軍不怕殺’!”百多人異口同聲,氣沖霄漢。

賀龍創建工農紅軍第四軍,兩次解放鶴峰縣城,粉碎了王文軒對紅軍的“圍剿”,對谷志龍觸動很大,主動接受了賀龍對他的收編。賀龍高度贊賞了谷志龍的義舉,稱他是湘鄂邊第一支主動接受紅軍改編的自有武裝投身革命的先例。100多人,69支槍。前委、賀龍決定:將谷志龍武裝編為紅四軍第二旅,谷志龍任旅長。汪毅夫任黨代表,陳石清任參謀長。接著移兵走馬坪。

半月來,走馬坪往日的風光不在,王文軒被擊斃,民眾應該高興,拍手稱快才是,恰恰相反,一些曾被王文軒脅迫攻占五里坪,攻打鶴峰縣城的人憂心忡忡,擔心有那么一天,賀龍殺回走馬坪,是脫不了干系的。陽河的、李橋的、白果的、南北的、鎖坪的、劉家搻的已有人投親靠友,外出躲避。絕大部分人還是不相信賀龍會殺回走馬坪,搞秋后算賬。

賀龍率領紅四軍。從七郎坪移師走馬坪,為了不驚擾民眾,解除民眾恐慌心理,賀龍命令部隊駐扎在距離走馬集鎮三里地的劉家搻。

“報告軍長,抓到幾個可疑人。”手槍隊的戰士報告。

“帶進來。”隨著屋內傳出的命令,于是,手槍隊的戰士將幾個可疑人押了進去。

“坐。”幾個可疑人懵了,抓他們的人不僅沒有把他們幾個被抓的人怎么樣,相反是讓他們坐下,弄得幾個可疑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渾身篩糠似的。

“坐嘛,我賀龍又不吃人,不做虧心事,就不怕鬼上門。說說,你們幾個是搞么得的,那個叫你們搞的?”賀龍咂了一口煙,不緊不慢地說。

一聽說話人是賀龍,幾個可疑人嚇得“撲通”跪在地上,腦袋像雞啄米一樣不停地磕頭,嘴里不停地說:“我們是被逼的。”

“站起來,紅軍不興這個,虧得還是幾個男人,常說的男人膝下有黃金嘛,怎么成這樣啦?時至今日,何必當初呢。”賀龍說話語氣有點硬了。

“賀軍長,我們幾個是被逼的,我們不來,老婆孩子全在他們手中。說實話,我是白果坪的人,是于團總逼著我來的。”一個可疑人冒起膽子開口說話了。

“我是石門的,羅效之要我來的,他說‘你不去,老子就殺了你的媽,’我媽八十多歲了,至今還關在牢里呢。”一個可疑人邊說邊哭。

“我也是石門的,羅團總,不是,不是,是羅效之逼我來的,我上了他的當,那天我在石門街上的一家賭館打牌,火氣差,輸了二三十塊洋錢,搞得我脫不了身,沒錢,賭館的老板一聲喊‘來人’幾個五大三粗的家伙,把我按在桌子上,說,給錢放人,無錢就要砍掉我一只手或剁掉十根手指頭,我再三求饒他們不依,就在這時候羅效之來了,說只要我幫他辦件事,錢他幫我還了,說著,掏出一把錢仍在桌子上,我就跟他走了,不幾天,就來走馬坪。”又一個可疑人說。

“于團總,羅效之叫你們來走馬坪干什么?”賀龍問道。

“賀軍長,他們叫我們來還有什么好事,就是說你們紅軍的背時話,說,王文軒帶去打賀龍的人都是走馬坪的,賀龍要殺回走馬坪,找這些人報仇。”

“羅效之和白果的于團總是一伙的,街上‘盛裕’茶樓還住有兩個,一個是羅效之的副官,一個是于團總的師爺,我們幾個就歸他們使喚。叫我們哪門說,找哪些人說。一天要找好多人說,找不到那么多人,還要挨揍。昨兒我還被他們扇了幾耳巴子。”

“你們說的那幾個人還在‘盛裕’茶樓嘛?”賀龍又問道。

“在,在,肯定在,我們幾個離開時,他們還在喝花酒呢。”其中一個回答。

“唐占風!”賀龍朝屋外喊了一聲。

“到!”唐占風跑步進來。

“帶上手槍隊,包圍‘盛裕’茶樓,捉拿羅效之的副官和于團總的師爺!”賀龍命令。

“是,保證完成任務。”唐占風帶領手槍隊迅速向“盛裕”茶樓撲去。

“將他們這幾個看管起來,事情弄清楚后再處置。”賀龍命令。

根據幾個可疑人提供的情報,賀龍深感事情重大,走馬坪局勢的不穩定,與敵人的破壞是分不開的,召開安民大會,安撫民眾,戳穿敵人的陰謀,打開走馬坪的革命新局面是當務之急。

賀龍立即召集王炳南、汪毅夫、谷志龍、張一鳴、賀炳南、賀沛卿等,研究如何應對走馬坪被動的局面。

“第一次反‘圍剿’的勝利,敵人并沒有死心,并沒有松手,相反,反革命的氣焰更加囂張,明的不來來陰的,硬的不來軟的,伺機反撲,走馬坪的安民大會事關重大,不僅要發動和教育不明真相的群眾,而且要震懾敵人,撥開籠罩在走馬坪上空的烏云,朗朗乾坤,迎接走馬坪革命高潮的到來。”賀龍指出了走馬坪所處的困境,提出了走出困境的辦法。

“打擊敵人,教育群眾是我們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的重要原則,走馬坪地處湘鄂交界,與湖南石門、慈利、桑植一山之隔,走馬坪的工作做好了,影響的將是一大片區域,這次進攻鶴峰的主要敵人又是走馬坪的王文軒、于章如,桑植的向鳳翔、劉子維,石門的羅效之。打蛇打七寸,我們紅四軍是在這塊土地上建立起來的,就要在這塊土地上扎下根來,一定要把走馬坪的局勢扭轉過來。”王炳南說。

經過一番商議,大家一致認為,召開好安民大會,揭穿敵人陰謀,減少群眾顧慮,穩定民心,十分必要。只有這樣,才能扭轉局面,推進走馬坪農協會的建立,開展土地革命。

賀英帶王化政、廖漢生從葛爾臺趕來參加走馬坪安民大會。

張一鳴按照賀龍部署,帶人到三望坡,沒收了王文軒浮財,并將王文軒的老婆劉申月帶到走馬坪。

賀龍在走馬坪召開安民大會,十里八鄉的農民群眾紛紛趕來參加,一些曾遭王文軒脅迫參加過進占五里坪,進攻鶴峰縣城的人也懷著忐忑不安的心來到開會的地方。

安民大會會場設在街中心一塊寬敞的地方,會場上人頭攢動,會場上有一個用幾張桌子拼合成的簡易主席臺,人群周圍沒有崗哨,也沒有荷槍實彈的紅軍戰士,只有幾個手槍隊的戰士在主席臺前后忙來忙去,沒一點緊張氣氛。一些顧慮重重,惶惑不安的人,心情頓時輕松了下來。

張一鳴走上主席臺,清了一下嗓子 ,說:“走馬坪的鄉親們,安民大會現在開始。下面我們請賀龍軍長,賀龍軍長的大姐賀香姑上臺和大家見面。”臺下的群眾一聽賀龍軍長和他的大姐賀英跟大家見面,掌聲,歡呼聲響起。人群中議論紛紛,不時發出驚嘆:“這就是賀龍軍長啊!”“這就是賀龍大姐賀香姑啊,聽說她雙槍打得可準啦!”

“鄉親們,我叫賀龍,又叫賀云卿,這位是我的大姐賀英,桑植、鶴峰的人都叫她賀香姑。今天我賀龍在這里召開安民大會,就是想和大家說幾句心里話,桑植是我的家鄉,鶴峰是我的第二家鄉。冤家有對頭,睡瞌睡有枕頭。我只找王文軒、劉家瑞幾個人,找老百姓做什么?王文軒的老婆我們都不殺!我賀云卿說話是作數的。至于王文軒這個人,我過去給他事做,給他官當,他反過來殺我的人,攻我的城,這種恩將仇報,不義不仁之人為什么殺不得?”賀龍接著又說:“我們是共產黨,是為窮苦人民辦事的。我們的口號就是階級斗爭,工農專政,打倒土豪劣紳,鏟除貪官污吏,舉辦農民協會,開展土地革命。”

賀龍的講話贏得會場群眾的陣陣掌聲。賀龍揮了揮手,繼續說:“有的人說,跟王文軒打賀龍的人都是走馬坪的,賀龍要到走馬坪報仇,土鏟三尺,雞犬不留。這些話是誰說的,告訴大家,昨兒,我們抓了幾個人,他們說,要他們來造謠是陽河的于團總,石門的羅效之。大家看一看,是不是這幾個人?”

隨著賀龍的手勢,手槍隊的戰士把這幾個人“請”上臺。

“是的,是的,是他們幾個。”

“那個不是陽河的楊老四嘛。”

“就是他們幾個說‘賀龍要到走馬坪報仇’的,我二舅要我跑,差一點兒我就跑到慈利去了。”

人群中不是發出指責聲,有的還提出要紅軍把他們殺了。

“鄉親們,剛才我說了,我只找王文軒,劉家瑞幾個人。這幾個人,這個是于團總逼他來的,不來就要殺他老婆和孩子。這倆人是石門的,也是被羅效之逼來的,要是不來,一個八十多歲的媽就要被殺,一個是陷入羅效之的圈套,設賭局,欠下賭債,不來就還錢,不還錢就剁掉十根手指頭或砍掉一只手。我賀龍不怪他們,他們認了錯,現在,我就把他們放了。”

賀龍接著又說:“把劉申月請到臺上來。”

賀英轉身下去,把劉申月請到臺上來。

賀龍說:“王文軒的事與你無關,現在我當著大家的面把你放了,回家吧,好好過日子。”

“鄉親們,我們紅軍是講道理的,愛和恨是分明的,大家看到了,幾個受人脅迫造謠的人,真相明白了,我們把他們放了,王文軒的老婆劉申月,我們把她放了。另外,昨兒,我們在‘盛裕’茶樓又抓了兩個人,這倆個人不僅不能放,而且我要把他們帶回鶴峰去。他們,一個是陽河于團防的師爺,一個是羅效之的副官,這兩個家伙受命于團總、羅效之,坐陣走馬坪,陰謀破壞我軍民關系,在走馬坪肆意散布謠言,污蔑紅軍,罪大惡極。”

賀龍的話,深深打動了群眾的心,當場大家又看到釋放了王文軒的老婆劉申月,釋放了幾個受人脅迫散布謠言的人,該放的放,該抓的抓,愛憎分明,誰也不再相信謠言了。那些受王文軒脅迫參與過“圍剿”的群眾心中的疑慮也隨之煙消云散。

走馬地區形勢好轉,取得暫時穩定,紅四軍主力在此休整。

走馬安民大會廣大群眾解除思想上的疑慮,前委、賀龍做出了趁熱打鐵開創工作新局面的工作思路,迅速將將紅軍主力部隊、谷志龍旅的精干人員抽出分赴走馬坪各地,進行蘇維埃宣傳,籌建農協會,一個時間的工作,走馬坪西至堰埡,東至南北鎮,農民運動開展起來了,廣大農民積極參加農協會,打土豪分田地,沒收地主財產,地方武裝建立的革命氣氛逐步形成,革命浪潮的震懾,一些家族勢力、團防武裝,有的外逃,有的自行消失。

四月上旬,走馬坪第一個農民協會建立,賀佑明(石門人)任農會主席。

期間,賀龍接到報告:紅四軍主力開至走馬坪時,北佳團防陸明清,中營麻水團防朱卓然殘部聯合宣恩沙道溝、建始官店口等處團防及駐恩施之敵馬文德部,企圖進攻鶴峰縣城。縣委、縣蘇維埃政府命令率領農民警衛團和特科大隊守城,縣委汪毅夫、陳昌厚率一農民警衛隊進擊陸明清,陳連振率領鄔陽關“神兵”堵擊官店口之敵,賀善臣、田子為等游擊隊格局西路,經此部防,敵人聞訊后,在距離縣城二十里之觀音坡怏怏退去。

賀龍接到報告后,即刻回復:第一次反“圍剿”斗爭的勝利,只能是一次斗爭的勝利,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根據地建立,極大震懾了桑植、慈利、來鳳、龍山、建始、宣恩、恩施、五峰等反動勢力,他們有了第一次‘圍剿’,必將一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會有更多的進攻和“圍剿”。紅四軍主力轉移外線作戰,其戰略意圖就是要轉移敵人的注意力,此次,縣委,縣蘇維埃政府的決策、戰略是正確的,就是要這樣發動所有的革命武裝力量,反擊敵人之進攻。但我們要注意的是建立和保衛根據地是同等的重要,只有雙劍齊下,方能是我戰勝敵人之根本。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紅四軍主力再一次四面出擊,尋殲走馬坪境內團防股匪,肅清反動武裝,使之滅的滅、散的散、逃的逃,農會,赤衛隊也相繼建立,走馬坪的革命形勢不斷好轉。

古歷三月八日,前委、賀龍向中央發出近三個月的工作總結和今后工作路線的重要報告。

走馬坪 “安民大會”有力地推動力了蘇區工作的全面展開。賀龍率領紅四軍主力一部,到五峰,長陽游擊一周。

責任編輯:向麗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老时时彩宝典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网站 北京寒车pk10pk10直播 最新版百人棋牌 开两个号对赌日赚2000 给一注今晚双色球号码 东京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乐猫彩票平台注册 北京pk10安卓下载 看牌抢庄牛牛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