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您現在的位置:鶴峰網>人文頻道>鶴峰印象

賀龍在鶴峰之建立根據地(0/0)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佚名 發布時間:2019年02月02日 點擊數: 字號:

鶴峰是賀龍的第二故鄉,是以賀龍為首的湘鄂邊蘇區的中心地、大本營。鶴峰留下了賀龍許許多多傳奇故事,成為一種永不消失的紅色基因,在一代又一代鶴峰人民的血脈中流淌、傳承。

?

?

作者徐培芝 向端生

1929年3月18日下午,鶴峰縣城。

“王文軒被紅軍逮死噠!”

“紅軍打勝仗了!”

消息傳來,城內一片翻騰。大街小巷,溇水河邊,人聲鼎沸,到處都是喜氣洋洋的景象。

上午,鶴峰城內因害怕打仗遭禍而惶恐不安的市民們,隱隱約約聽見紅魚溪方向傳來炒豆子般的槍聲,心里越發不安,四處打聽消息。赤衛隊嚴密控制城防不許進出,市民們擔心紅軍打不贏,更擔心是王文軒打贏了,他一進城天曉得要殺哪些人,派多少款,全城市民提心吊膽地熬了一個漫長的上午。

下午一時,姚伯超率領縣游擊大隊雄糾糾氣昂昂地整隊入城。

下午三時,紅四軍主力部隊邁著整齊的步伐走在大街上,特科大隊獨有的裝束贏得市民們的陣陣喝彩。賀龍、王炳南、賀炳南、賀沛卿、陳宗瑜走在隊伍的前面,賀龍微笑著不停地向大家招手,街面上的氣氛頓時活躍起來。

“賀軍長好!”市民們親切呼喊道。

“大家好!”賀龍揮手致意。

人群中,糖食雜貨老板不停地向他身邊的人說:“上回我就給你們講過,賀龍他就是一個干大事的人,對老百姓沒的說的。王文軒在關外(走馬)可是不得了的人物,說一不二,這回弄上幾千人攻打鶴峰城,吹牛皮,還說要‘活捉賀龍,’沒想到吧,賀龍幾百人就把他給辦了,我說哇。王文軒他去見閻王,閻王要是問他:王文軒,咋的啦,他該哪門說呢。”說完,笑得喘不過氣來。

傍晚,溇水河畔兩岸歡呼聲如潮,市民們自發的玩起了采蓮船、花鼓燈、獅子燈、唱起了川號兒、茅壩山歌。盡情地歡慶勝利。

縣城校場壩,上千人的會場上,人們靜悄悄地等待著賀龍在主席臺上出現,當賀龍出現在主席臺上時,臺下一片歡騰。賀龍揮動著有力的大手說:“大家好啊!告訴大家,王文軒被我們擊斃了。我們為蘇區人民有除掉了一個大禍害。王文軒這個人要是不死,不知多少人要遭到他的禍害。王文軒被紅軍擊斃了,紅軍打勝仗了!”會場上響起了潮水般的掌聲和口號聲。

賀龍接著說:“今天召開擊斃王文軒的慶祝大會,就是要告訴大家,從現在起,我們紅四軍要在鶴峰扎根兒了,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建立區鄉蘇維埃政權,開展土地革命,打倒土豪劣紳,分配土地,把大家組織起來建立農協會,建立游擊隊,赤衛隊的地方革命武裝,保衛紅色政權。”賀龍的講話,就像一盞永不熄滅的指路明燈,照亮了鶴峰人民的心。

1929年3月8日(古歷)湘鄂西前委給中央的報告中,對這次戰斗作了如下記載:

“張家坪之役,在二月八日,鶴峰著名土豪王文軒以湘鄂西民團聯防總指揮名義聯絡五峰團防孫俊峰、桑植團防向鳳翔、劉子維等向我們進攻,下午四時,紅軍在離城二十里之張家坪與王文軒的隊伍接觸,我軍左右退卻又左右包抄之,部隊幸獲利,并將王文軒擊斃,是夜云卿同志等,以大敵未滅,故又率隊夜擊正面之敵,因王文軒已死,敵全部退卻,左翼孫團亦聞風而逃。是役我等大捷,鶴峰政權等鞏固。”

深夜,中街,鶴峰縣蘇維埃政府二樓一間屋子里,桐油燈跳躍閃爍著光亮。前委、賀龍。蘇維埃主席、委員集聚一起召開會議。研究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問題。

“二月下旬,前委決定建立了中共鶴峰縣委,同時從紅軍中抽調了徐錫如、龍在前、周其、溫勉之等同志參加了縣委,并作為黨的特派員分赴各區做開辟根據地的工作,創建蘇維埃地方政權,發展黨、團組織,就目前工作看,取得了好的效果。”陳協平匯報說。

“為發展和推動根據地的建設,縣蘇維埃政府主要進行了這樣幾個方面的工作:一是調集原縣赤衛大隊編為警衛團,與一部分‘神兵’駐防鶴峰縣城:分派一區(城關)二區(太平)三區(燕子)四區(留駕)五區(鄔陽)的游擊隊堵卡放哨,阻止各地團防侵擾;二是積極分配土地,縣蘇維埃抽調政府工作人員從事土地調查,登記了豪紳地主的山林田地房屋及放債收租情況;三是制定經濟發令,由蘇維埃出布告,號召鄉村農民運米進城售賣,解決城鎮市民用糧,還組織了協作社,號召農民集資入股發展生產;四是在城關創辦初級中學,編印工農讀本,開班農民夜校,提高工農文化水平;五是根據湘鄂邊‘神兵’情況的復雜性,采取了爭取神兵群眾,懲辦堅持反動立場的頭子,領導神兵起來向壓迫他們的佛堂斗爭,逐步將神兵武裝改造成農民武裝。”吳天錫報告了縣蘇維埃開展的工作情況。

賀龍聽得很認真,就相關問題作了記錄。對鶴峰縣委、縣蘇維埃政府的工作情況表示滿意。他說:“這次伏擊打得非常成功,擊斃了王文軒,消滅其下屬官兵百多人,群眾歡欣鼓舞,這給我們建立以鶴峰為中心根據地的建設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鶴峰縣委從紅軍中抽調骨干參加縣委,作為特派員到各區工作,這辦法好。在今后一個時期,還要從紅軍中抽調,加大地方工作力度,推動根據地建設。縣蘇維埃政府的工作,實際上是縣委領導、指導,蘇維埃做。這次伏擊王文軒,我們在前面打,赤衛隊在縣城嚴密控制城防,蘇維埃的工作做得好啊!剛才天錫同志講得好,你們把家看好,我們紅軍就打勝仗。會議后,前委的同志,還有我,都要下去,不是要說,而是要做。”

大家一致同意賀龍的意見。賀龍說:“大家下去后,要一點雨兒一點濕,不能隔山打羊,不能走馬觀花,這是事關革命前途的大問題,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建立起來了,這就是紅軍的家,紅軍的窩,革命勝利了,我們回家休整,革命要是遇到了挫折,我們就回家療病傷,病好了,傷好了,拿起槍又跟敵人戰斗,所以說,建立根據地,就是建設革命的大后方,糧食、兵源,建個家,搭個窩。都是為了革命,為了我們自己,你們說,是嗎?”

賀龍再一次提醒大家,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對工農革命,對紅軍,對湘鄂邊人民是何等的重要啊!

三月的葛爾臺。寒意依存,春天也只是一步之遙。

賀龍、陳協平疾行50多里山路,來到了葛爾臺。大姐的游擊隊在這里堅持斗爭已快兩年了,敵人的進攻,敵人的圍剿,葛爾臺不僅沒有垮掉,相反越斗越勇,越戰越強大,成了湘鄂邊紅軍、游擊隊向往的地方。

鶴峰縣委書記陳協平多次向他提到大姐的葛爾臺,堰埡整編時,大姐也親口給他講過,“要有一個穩定的地方。” 搭窩、根據地,印記在他頭腦中的越來越深。

站在葛爾臺的山崖上,賀英指著高聳如云的大山,指著云霧纏繞下的峽谷深壑說:“這就是大姐生活戰斗的地方。”賀龍似乎有了如夢初醒的感覺。大姐說:“我的前方是媽媽出生的地方王家河,再前方是婆家洪家關,左前方是四門巖地區,右側是周家坪、三臺,翻山就是幺姨生活的毛壩,再走上三五里,是大姨生活的洞長灣,這一塊地方進可守,可攻可退,是我游擊隊如魚得水,土豪、團防講起就害怕的地方。”

“大姐講的我明白了,這次上葛爾臺就是學大姐,建個家,搭個窩。”賀龍笑了說:“上次在堰埡,大姐解我革命軍之危難,洞長灣擊斃唐庭耀,徐煥然可是立了功的,大姐心中是有哈哈兒數的,我就不明說了。如今,工農紅軍第四軍,就是要建立以鶴峰為中心的湘鄂邊革命根據地,打倒土豪分田地,發展鞏固地方武裝,大姐還得多教我幾招啰。”

“云卿啦,大姐是女人,沒得你們站得高,看得遠,守家的哈數還是有的,四門巖、周家坪、三臺,還有毛壩、洞長灣這片地方,交給大家姐好了,不管什么時候,這里就是你們的家!”賀英說這話,在她心中還是有數的。在后來革命最艱難的歲月里,葛爾臺成了湘鄂邊根據地鶴峰中心的中心。紅軍后方醫院、槍炮局,轉移到四門巖地區,不間斷地接受了成百的紅軍傷員到葛爾臺養傷,湘鄂邊根據地重要軍事干部的轉移護送,縣城糧食的解困、紅軍兵力的輸送。賀龍夫人蹇先潤身孕期間,也是在葛爾臺居住和生活的。

太平,老街,陶家大屋。

“太平二區農協會、”“太平二區唐家鄉農協會,”兩塊匾牌分掛在陶家大屋大門兩邊,莊嚴肅穆。

“軍長好!”田子為握住賀龍的手。

“客氣啥子嘛,聽說你是湖南人,我們還是老鄉嘛,敖文書呢?他也是湖南人,老鄉見老鄉,革命嘛四海為家啰。”賀龍笑著說:“聽說西路的農民運動搞得好,我來看哈子。”賀龍把韁繩遞給手槍隊的一個戰士,朝二區農協會走去。

“二區農協會的工作差距大著呢,沒做好,軍長批評。”田子為說。

“我看都沒看,啥子也不曉得,哪門批評。”賀龍走了進去,轉了一圈說:“這個家伙與張佐臣的有一搞。”

田子為說:“太平二區農協會成立時就在這里辦公,房子是沒收的財產,唐家鄉農協會開始在唐家村一農戶家辦公,為了工作方便,區鄉農協會就在一起辦公了。”

“唐家鄉是二區的中心地帶,人口多,地方大,艾蒿坪、龍潭坪、向家坎、姜家坡、申家灣、肖家坪、洞長灣、唐家村同屬唐家鄉,鄉農會開始組織的時候,有些農民持觀望態度,黨的宣傳和看得見摸得著的利益,漸漸地得到了農民的認同,這樣鄉村的斗爭就普遍爆發起來了,農民召集大會,沒收地主財產。黨的一切主張,的確已獲得廣大農民群眾的擁護。” 唐家鄉農協會主席黃鼎成說。

“二區農民思想基礎比較好,反抗精神強,有革命的傾向性。大部分人家都有人參加過賀英在桑植魚鱗寨組織的農民軍,抗捐抗稅,殺富濟貧。洪家關工農革命軍成立時,洞長灣的徐煥然一次就帶去100多人參加了革命軍,現在葛爾臺的賀英游擊隊,十個有九個是二區的人。西至奇峰關,東至艾蒿坪,長達二十多里,有十里平川之稱,土地肥沃,盛產糧食,二區區鄉農協會的成立,把農民組織發動起來,這將是鶴峰根據地建設的大塊頭。”陳協平接著說:“我來二區時間不長,宣傳了黨的主張,被農民群眾逐漸接受,對建立農協會積極性可高了,報名參加的赤衛隊人可不少噠。”

“田子為你們二區的農民運動做的很好,黃鼎成你唐家鄉的農協會搞得不錯,你們宣傳了鶴峰縣委、縣蘇維埃的政策主張,把農民發動起來了,接下來的工作大都是山大人稀的地方,不過四門巖一線有大姐賀英他們,你們要和葛爾臺多接頭,要把四門巖至三臺,三臺至奇峰關,奇峰關至艾蒿坪連成一片,根據地大了,我們活動手腳的地方就寬了。你們說是嗎?”賀龍對二區農協會的發提出要求,他還說:“農協會是蘇維埃政權的代行機關,條件一旦成熟,蘇維埃政權就得建立。二區是鶴峰的西大門,戰略位置十分重要,根據地的建設,除了政權、經濟、文化、教育,還有一點不可忽視,那就是地方武裝建設,有了自己的武裝,政權就可以得到保護,農民群眾就可以得到保護,所以講,根據地建設是十個指頭一齊動,少一個都不行。”

夜幕降臨,賀龍、陳協平趕回縣城。賀龍在蘇維埃政府飯堂里胡亂找了一點填肚子的東西。

“手槍隊,叫陳宗瑜大隊長到我這里來一下。”賀龍吃著一碗用開水沖泡的包谷分子飯,陳協平給他找來幾個辣椒遞給他。

“報告。”陳宗瑜跑步前來,看到賀龍吃的飯菜,心里不忍說:“軍長,您......”

“陳宗瑜,你母親和你哥哥被陸明清捉去好幾天了,至今還作為人質關在陸明清的巢穴北佳坪的莫家臺,王文軒被擊斃后,陸明清還不把人質給放噠,我看他是在找死,本應該我賀龍親自去營救你母親和你哥哥的,但是,你是知道的,根據地的建設迫在眉睫,有點騰不出手來,現在完成營救任務的就只有你了,我派給你紅軍主力一中隊,特科大隊,共計300多人,務必在本月二十五日前完成營救任務,仗要打得干凈利索,絕不留后患!有把握嗎?”

“是,軍長,保證完成任務!”

陳宗瑜走后,賀龍放下碗筷,又拿起一個辣椒咬了一口。走出大門,抬頭看了看,時候已經不早了。

“吳天錫,逛街去。”賀龍知道,要是說去一區看一看,陳協平會阻止,說是逛街,他就不會干涉了。吳天錫老以為賀龍是逛街,一路小跑下樓,倆人肩并肩走了十來丈。

賀龍說:“打個夜戰,我們去一區看看。”吳天錫正要說話,賀龍接著說:“要是不愿意,就我一個人去。”

“哪能呢?”吳天錫再沒說二話,一道前往一區。

一區農協會就在縣蘇維埃政府不遠處,三十多分鐘即可到達。

夜晚,鶴峰縣城是很美的,雖說這里的人還不知道什么是電燈,但也知道桐油燈、松樹明子也可以提供給一絲亮光,城墻上每個十幾個垛口就有照明的火把,使小城顯得頗有人氣,有生存的希冀。

賀龍、吳天錫的到來,范松之明白,不是緊要的事,不是緊要關頭,軍長是不會打夜戰的。

“軍長,上午我去找過您和吳天錫主席,匯報一區工作。得知您去了二區,我就沒等了,剛才我和一區農協會的幾個同志,還在開會研究下一步一區工作的方案。”

“辛苦了,松之同志,黨的特派員到區鄉工作,關鍵是領導和指導,這跟下象棋一樣,下一步看三步,通盤布局。”賀龍接著說:“一區的工作是馬是騾子也要拉出來溜溜。”

范松之說:“一區的情況比較穩定,城關周邊的新莊,朝山坡,云南莊、九峰橋、廟灣、屏山、王家坪、康嶺、謝家巖、八峰山農民群眾積極性很高,大多數農民都愿意參加農協會組織。去農協會登記核實了豪紳地主山林田地房屋及放債收租情況,發動群眾焚燒了劣紳地主的錢糧契約。初步劃分了階級,劃分四種成分,即無產階級、半自耕農、自耕農、土豪劣紳。對地主之土地,明確宣布給原來莊戶耕種,并不再向地主交租,城關大地主張佐臣逃亡武漢,其10000多畝水旱田地全部劃給600多佃戶耕種。城關地主李杰三有12個佃戶,一年收租85擔,第一次、第二次,解放鶴峰,他都沒有跑,但再也不敢向農民收租了。鄉農協會閘門還在醞釀中。”

賀龍聽了,說:“一區,就在鶴峰縣委,縣蘇維埃政府的眼皮底下,全縣那么多區鄉在看著我們一區,一區工作做好了,就穩住了我們的半壁江山,一區的工作不能僅限于區鄉農協會,城內的手工業者、學校、藥店、商鋪、都要組織起來,建立商會、工會,協會組織,二區的根據地建設工作,比你們一區好多了,工作全盤抓,鄉級農協會的工作大都鋪開,唐家鄉的農會工作你們可以去看一看,取人之長,補己之短嘛。以鶴峰為中心根據地的建設來不得半點馬虎,你工作扎實,敵人就害怕,你工作打馬虎眼敵人就高興。”

“軍長,放心,我們把工作跟上去,一區就要有一個當老大的樣子。”范松之說。

“松之同志你是老黨員了,你的黨齡比我長,我們的工作不得有一絲一毫的馬虎和懈怠,勇往直前才是我們共產黨員應該走的路。”

3月20日、21日,22日,賀龍翻山越嶺,馬不停蹄,深入到四區(留駕)八區(麻水)五區(鄔陽)九區(燕子),對各區鄉農協會成立、根據地建設、地方武裝建立情況逐一了解。喜憂參半。

3月25日,陳宗瑜報告,24日午后,紅軍主力一中隊,特科大隊,直搗北路團防陸明清老巢莫家臺,救出了母親龔玉蘭、伯父陳連培,北路團防節節敗退。

同時接到報告:紅軍收復鄔陽關后又在白沙、大荒、官店、中營、麻水等地游擊。其他各線阻擊部隊亦連連告捷。

“好啊!敵人的第一次“圍剿”被徹底粉碎了。”賀龍把煙斗敲了敲,興奮地說:“只要有了黨的領導,人民群眾的支持,沒有打不贏的仗,敵人的 ‘圍剿’沒有粉碎不了的!”

3月26日,紅四軍轉移外線作戰前夜。

縣蘇維埃政府又是一個徹夜未眠之夜。賀龍主持召開了“鶴峰根據地中心建立及鶴峰蘇區形成”戰略會議,會議緊張、嚴肅而又暢所欲言。

“我和前委、鶴峰縣縣委、縣蘇維埃的負責同志,跑了幾天,所到之處,呈現出革命的大好形勢,以鶴峰為中心的根據地建立,農民運動,地方武裝建立的這把大火燒起來了,而且是熊熊的大火,勢不可擋,越燒越紅火。”賀龍“叭嗒叭嗒”砸了幾口煙,又說:“鶴峰各地農民運動做得很好的是西路,田子為負責的第二區農協,其次是近郊第一區及北路四區農協,麻水第八區農協及堰埡第七區農協。最弱的是南關和五里坪之農運。現在已經成立農協的有七處(編入小組的)達4000多人,。地方武裝方面:在鄔陽關方面并有千名神兵,在黨的影響之下而與反動派斗爭著。各區農協并有警衛團組織,第一區百余農支,第二區有三百農支,第四區有數百神兵,第三四五各區均有數千農支,日常的輪流堵卡,鞏固后方,雖四面保衛團企圖奪取鶴峰都不敢輕舉妄動,所以紅軍雖然到前方去,后方賴農民的力量,鶴峰的政權仍是有保障的。”

“軍長對前段鶴峰為中心根據地建設情況,作了調查,所到各區,情況不一樣,發展態勢參差不齊,剛才軍長說了。縣委還要加強領導和指導,黨的特派員要下功夫,不出工作的漏洞,待蘇區形成之前,地方上的工作不得有半點馬虎。馬虎了是要吃虧的。”陳協平就當前縣委的工作提出要求。

“農民運動工作總體是好的,二區、一區、四區、八區、七區的農民運動走到了前面,南關和五里坪的農民運動出現問題,下一步縣蘇維埃政府直接領導指導,求得全縣平衡發展。”吳天錫說。

前委、各區特派員,區鄉農協主席,就農民運動,根據地建設,農協組織建設,地方武裝建設紛紛發言,思想、目標趨于一致。

“同志們,經過第一次反‘圍剿’斗爭,根據地不斷擴大,西訖奇峰關,四門巖、葛爾臺,東至白果坪,南至昌平、紅土坪、北抵石灰窯的兩千多平方公里的地區連成一片,紛紛成立農民協會,懲治豪紳污吏的斗爭在城鄉展開。以鶴峰為中心的根據地建設取得了好的成績,我們一定要在一兩年內把鶴峰建設成湘鄂邊革命根據地的中心,建成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的大后方。”賀龍堅定地說。

1929年3月28日,賀龍率紅四軍主力轉移外線作戰,鶴峰縣委、縣蘇維埃政府為發展根據地建設的大好形勢,積極開展各項工作,為湘鄂邊鶴峰蘇區的形成而不懈努力。

責任編輯:向麗莉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6个平码复式2中2公开 魔杰娱乐 送20元棋牌游戏平台电玩 快三绝密公式算单双 pk10滚雪球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安装 好用的做计划的app 平肖一特100 mc娱乐官网 排九至尊大还是天牌大